第一o一章︰馮銓的絕戶計(求票、求收藏)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喜馬拉雅听風 書名︰崇禎本紀
    京城,魏忠賢的私宅

    面對憤怒欲狂的魏忠賢。

    “督公息怒、息怒。兒覺著這其中有詐啊。”崔呈秀緊張的道。

    為個半死的楊漣要是與信王弄的關系破裂,那就太不值得了。

    “有詐?”魏忠賢摸摸他那光溜溜的下巴,強壓怒火思索道。

    “是啊,督公。”

    您想,就算那份血是真的,怎麼會流傳出去的?

    錦衣衛就真的敢對抗督公?

    還有一點,楊漣人還在獄中,東林他們就不怕您真的弄死他?

    依兒想來,他們應該是知道了信王殿下在保楊漣了。

    東林他們故意搞了這麼一出,要是楊漣真的死了,信王殿下會怪誰?

    “當然是怪督公啊?”

    听崔呈秀一番分析,魏忠賢慢慢冷靜下來。

    “是啊,要是楊漣真死了,信王肯定是以為雜家干的。平白樹一大敵,不合算。東林黨用心可真毒啊。”

    “那此事就此作罷?”魏忠賢有些不甘心的問。

    要不是有信王護著,就憑此血,不論真假,雜家都會真的去結果了楊漣。

    “督公,楊漣六人既已嚴密關押,于我等已無妨礙,我等就不用再去管他。留他們一條殘命在詔獄養老鼠!”

    看出魏忠賢的不甘願,馮銓輕描淡寫的把六君子拋到一邊。

    “都沒了旗幟護身,東林黨還敢推波助瀾的如此鬧事。我等正好借此風頭進行第二步計劃。”

    馮銓看著魏忠賢的眼楮,一字一頓的道︰“請督公查封東林院,抓捕高攀龍。”

    崔呈秀聞言身子一震,終于走到這一步了嗎?

    高攀龍在東林黨的地位,可不是楊漣等人可比的,他是真正意義上的東林大佬。

    東林院的建立,就有高攀龍的功勞。他是東林黨的創始元老。在東林黨,他素與顧憲成並列,有高顧之稱。

    高攀龍論著的身本論、下一身論、身心論更是東林黨的思想源泉。

    論在大明文人階層的名氣和地位,高攀龍遠遠高于楊漣。

    如此著立、開創流派的大佬,怎麼敢動?

    雖然崔呈秀就是因為高攀龍的彈劾,走投無路下才投靠的魏忠賢。

    崔呈秀也非常痛恨高攀龍,但高攀龍的文士名聲實在太大了,崔呈秀真心不敢對他下手。

    “唔……”魏忠賢沉吟片刻。

    魏公公雖然不是文人,可他也知道,一踫高攀龍,那就與東林黨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值得嗎?

    想想自啟元年至今,他與東林黨的恩恩怨怨,魏忠賢痛下決心。

    談什麼不死不休,雙方早就勢同水火了。

    東林黨幾時想與雜家和解?

    他們連同是文人的異黨,都無法容忍,何況雜家!

    既然雙方完全無可化解,現在他們又擋了雜家的通大道,那就徹底的做個了斷!

    問什麼值不值?

    只要能達成雜家的心願,一切都值。

    “馮,用什麼名頭?”魏忠賢臉上松弛下來,微笑著問道。

    崔呈秀渾身巨震,他知道,魏公公已經做出了他的選擇。

    馮銓欣喜若狂。

    他本來還在心中組織語言,想再努力勸一下魏忠賢。沒想到魏公公這麼快就下了決定。

    魏公公的這份決斷,嘖嘖。

    東林黨,你們的末日到了。

    “督公,名頭就在東林院上。”

    馮銓臉上也帶出微笑。大仇可期的愉快心情,讓他的腦筋也轉的格外快。

    “此話怎講?”魏忠賢一時還沒想明白。

    此計好毒。

    崔呈秀倒是瞬間明白馮銓的想法。

    可他真不願執行此計,這是真正挖東林根子的絕戶計,會得罪整個文壇。

    馮銓卻與崔呈秀心思完全不同。

    他就是沖著搞垮東林黨來的,計不絕,怎麼能徹底擊潰東林黨。

    “督公,偌大的一間院想維持下來,資金從何而來?”馮銓笑著反問。

    “妙啊!馮,好計、好計。”魏忠賢頓時明白過來。

    那麼大的東林院想要維持運轉,每年所耗資金可不是數。

    東林院所需的資金從何而來?

    不外乎親近東林的人掏的捐款和拉來的贊助。

    那這些資助東林的錢又從哪里來的?

    以那幫風流倜儻的文士習慣,絕不可能是自己掏腰包。

    肯定不是向富商豪強打秋風,就是挪用公努。

    相比打秋風,挪用公努的比率更大一些。

    這是多好的罪名!

    這遠比六君子那種粗糙炮制的罪名,來的更名正言順。

    那些東林名士,一向視這種助學行為,為揚名之舉。

    估計贊助的錢款,沒人會故意隱藏,應該會很好打听。

    高攀龍也不會例外。

    用這個罪名去抓高攀龍,多麼的名正言順、無可挑剔。

    高攀龍是東林院的主持者,東林院的所有捐助名錄和來往賬目,他肯定會有所掌握。只要能從他手中撬出賬本,那整個東林黨都在掌中了。

    魏忠賢和馮銓相對大笑,兩人的影子在燭火映照下搖擺、扭曲、張牙舞爪似要擇人而噬。

    “既如此,督公,可讓蘇松織造李實就近探听信息,挑選證據確鑿之人上報。”

    崔呈秀恍惚一下,趕忙進言。

    東林失敗在即,他可不想因為東林誤了自己。能抓高攀龍,也正好為他報那昔日的一箭之仇。

    魏公公已經決斷了,那他就緊跟魏公公步伐,安排具體實施。

    東林黨大肆傳揚血內容的消息,傳到朱由檢耳中。

    朱由檢放下手中的船模,輕嘆一口氣。

    楊漣的血是真的。

    那是楊漣受刑醒來時,認定自己必死時寫的絕筆。

    血被一個獄卒拿走了。

    朱由檢還清楚的知道,那份血賣了50兩銀子。血也的確是東林的人買走的。

    因為那個獄卒本來就是夜來香的人。

    朱由檢真沒想到,東林黨會那麼迫不及待的把血內容傳的下皆知。

    這是恨楊漣不死嗎?

    如此行徑,東林黨不是真的愚蠢,就是別有用心。

    想來,應該還是後者居多。

    他們還真以為魏忠賢好對付?

    他們是真不知道魏忠賢瘋起來到底有多可怕。

    魏忠賢就是一個混混賭徒,他最不缺的就是孤注一擲的氣魄。

    東林黨一再如此激烈的刺激魏忠賢。

    當魏公公最激烈的手段降臨時,看東林黨人是否還敢再做秋蟬之鳴?

    只怕到時候都成了噤若寒蟬。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崇禎本紀》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崇禎本紀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崇禎本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