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列國志之虞國傳奇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回 麻雀鳳凰傳奇人生 齊國肅清夜入無聲 - 卡提諾小說網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六回 麻雀鳳凰傳奇人生 齊國肅清夜入無聲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華 書名︰列國志之虞國傳奇
    ,最快更新列國志之虞國傳奇最新章節!

    那個陌生人一副宮裝,頭戴冠帽,分明就是宦人,只是不是常來的楊瑾瑜和弘文,而是一個長相俊俏,天生便是男兒女相的人——高拾翠曉得,這是先文王的兩大宦人之一、地位相當于如今的弘文,因為來歷不明,又沒有確切的名字,只知道人家叫他阿佟,故而如今都喚一句“佟宦人”——那人站著,看見高拾翠醒來,便上前作揖,高拾翠想起來還禮,宦人連忙阻止,道︰“縣主莫禮。”

    “縣主?”高拾翠以為自己听錯了。

    “是的,縣主,”宦人笑嘻嘻地,“您護主有功,陛下親封了您為縣主,還把您的姨娘追封為正室,並且賞賜了良田和俸祿,日後您出嫁之時,也有傲人的嫁妝。”

    高拾翠愈發不明白這件事,還是高子騫跟她解釋︰“是公子倉進宮為你求的,等你傷好了,挑個時日,便是公子明媒正娶的侯妃。”

    高拾翠震驚,什麼,她一個庶出中的戰斗機,地位卑下的南華女軒士,已經毫無任何利用價值,他為什麼要這麼對自己?侯妃!這會讓她的嫡出姐姐眼紅死的吧?

    高拾翠立刻搖頭︰“恕民女不能從命,民女身份低微,怎能……”

    高拾翠還沒有說完,姬倉便頓住自己倒水的手,眼楮一橫,那從戰場上帶下來的殺氣讓高拾翠完全被恫嚇住,不能動彈︰“你想抗旨不尊?”

    高拾翠還想再說,佟宦人已經知趣地作揖離開了︰“話雜家帶到了,諭旨也會盡快送到,請縣主多多準備。”言訖,便離開了。開玩笑,剩下的事情公子自然會處理的,他不必去趟這趟渾水。

    高拾翠義正言辭地對姬倉說︰“公子大可不必如此,若如今是兄長在此,難道公子也要上奏娶兄長嗎?民女是奉命行事,對公子毫無私情,也請公子莫要玷污了民女的信仰!”

    高子騫咳嗽起來。咳咳……什麼話,什麼叫娶他?這個比喻一點都不恰當!要是他躺在這里,估計姬倉還會跑過來笑兩聲。

    姬倉乜斜著眼兒︰“本公子就是玷污你的信仰了,如何?”

    高拾翠正想開罵,姬倉便道︰“你的破信仰能幫你報仇?能幫你雪恨?不能!而你把你的信仰丟掉之後,你看看你可以做什麼?”

    高拾翠冷靜一想,是啊,靠自己拼搏,什麼都不會有,還要喝下忘川水乖乖受他們擺布;但是嫁給姬倉就不一樣了,且不說姬倉一表人才、人中龍鳳、深得陛下器重,就是為人出事,除了護國夫人這個敏感話題和楚國一戰的那個污點之外也干淨得很,他對自己的愧疚,足夠讓自己反戈一擊並且過得很好了。

    姬倉見高拾翠是個聰明人,想明白得很快,便擱下器皿︰“知道自己的身份和這個身份所帶來的價值,才是一個人立足于世上的根本。”就像他知道姬余對自己有愧疚,所以他第一次、也可能是此生唯一的一次開口才會讓姬余徹底滿足他。

    姬倉離開了,高子騫留下高拾翠獨自沉思,他追上姬倉,也不知如何開口,姬倉倒是側首冷眼看他︰“作甚?”

    高子騫笑嘻嘻地︰“多謝公子!”還算這個公子有良心,最終還給了堂妹這麼好一個歸宿。

    姬倉嗤之以鼻,白眼上天︰“本公子是看上了你妹妹,你這麼高興做什麼?本公子目前對你沒有興趣,而且,前幾天你還對本公子橫眉冷對、救駕來遲還這麼猖獗,本公子這筆賬還沒和你算。”

    高子騫一愣,他正要開口,姬倉便大聲吩咐道︰“讓賈昊降高子騫三個月的級,去基層鍛煉,臨走前打二十杖。”言訖便甩著寬大的袖子,飄飄欲仙地離開了。

    高子騫在原地欲哭無淚,這公子還真記仇啊!

    沒辦法,姬倉下令,高子騫只得被派去基層,這次第不是去別的地方,正是被派去孫地和齊國徹查紅衣流衛的事情,暫且按下不表。

    且說高拾翠面上有疤,以縣主之身嫁與姬倉,頓時成為傳奇,高拾翠要回鄉之時,本礙于面丑,想要遮擋面紗,被姬倉攔下︰“你連你自己都面對不了,還想面對過去?”高拾翠遂放下面紗,又要出門,卻被姬倉二度攔下。高拾翠疑惑不解,而姬倉執筆,沾染胭脂,在她臉頰順著那疤描了一枝嬌艷的花兒,頓時讓變得丑陋的高拾翠容光煥發,格外出彩。

    高拾翠呆呆地望著鏡中的自己,她素來無顏色,不知還能如此美。

    姬倉扶住她的肩膀︰“若問誰是一枝花?惠縣高家庶縣主。”姬倉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走吧,別讓人笑話我們新婚燕爾,不肯起床。”

    高拾翠嬌羞無比,說的什麼混賬話,要不是他太能折磨人,她至于起晚了嗎?還笑話她,此人無賴!

    高拾翠跟著姬倉回門,果然一頓嘩然,高家戰戰兢兢,不敢造次,高拾翠也無心和嫡母論短長,更不能忤逆父親,單指著原本嫡母給她準備的那門糟糕婚事,在姬倉撐腰下,讓嫡姐嫁過去了。這也算出氣;高拾翠還給母親立了衣冠冢,親手捧著母親的牌位進的高家祖廟,成為登記在冊的女人。高拾翠的侯妃妝也成為惠縣一時的時尚,不提。

    且去表那高子騫,帶著人馬日夜兼程來到孫地,先是摸清了底細,又潛入臨淄,在齊王姜鶴軒的幫助下,肅清了齊國王室——你問那齊王姜鶴軒緣何願意幫助虞國殺齊國人?那原因有︰一,齊國現在其實是齊地,虞國附屬而已,並沒有實際主權,姜鶴軒身不由己;二,齊國貴族想要作亂時機不成熟,並且他們想架空甚至殺了姜鶴軒和姜艾,姜鶴軒出于自保和權力的掌控考慮、選擇和虞國站在一起。

    在處理完齊國的事情之後,高子騫還有兩個月,便留在齊、孫兩地交界處的分舵處日常處理任務。有一晚,正好無事,天氣又炎熱,他在屋子里坐立難安,脫了上身還是燥熱,有人便揶揄他︰“去窯子里逛逛,去去火。”

    高子騫出身書香世家,父親又管得嚴,他哪里敢去?便固辭不受,自己回去澆冷水準備睡,當時是,忽然有人敲門,他還未開門便聞到一股馨香,他覺得奇怪,大晚上的如何有女子來南華分舵敲門?他握緊了劍,隔著門問︰“何人?”

    女子在外答道︰“有人差遣奴來伺候大人。”

    “我不需要,你回去吧。”高子騫裝出十分疲倦的樣子,其實正目光炯炯透過門縫往外看。那女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看不清本來面容,眼神倒是不一般犀利,高子騫知道這是殺手,他對齊國王室大動干戈,人家豈能輕易放過他?自然是要派一兩個來送死的。

    女子在外笑道︰“莫非大人不舉?還是、有什麼其他癖好?”

    高子騫無語,用激將法也太弱了,他堂堂一個被下放的副堂主,吃這套?高子騫不予理會,舉不舉他也不清楚,他從小到大都被教育清心寡欲,以國家大事為重,從來沒有想過這方面的事情;至于其他癖好,那還真沒有——有時候他都覺得女人太麻煩,想找個男人陪著,結果發現還真的接受不來。

    女子拔出劍︰“既然大人不給奴開門,奴便自己進去了。”言訖,當前一劈,高子騫趕躲開,那門便成了兩半。

    高子騫冷笑︰“還真有不怕死的,你難道不知道你來這里殺我,是有去無回嗎?”

    女子妖嬈地跨進屋內,滿室盈香,戴著銀環的光腳和裸露的大腿讓高子騫不忍直視。女子勾唇一笑︰“奴這不是指望大人憐香惜玉嘛。”

    “那你指望錯人了。”高子騫發動進攻。

    什麼鬼嘛,大半夜穿這麼少還不穿鞋,寒氣入體,這貨真是仗著年輕不把自己當回事,幸好她今夜要送命在自己手里,否則日後老弱病殘,還不知如何生不如死。還指望他心軟,開玩笑,對堂妹高拾翠他都是嚴格要求,更何況這個女殺手?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打開地獄之門,他才不那麼傻!

    女子見劍來了也不躲,直到面前才豁然劍劍一拉、那劍竟然可以變成軟劍、纏繞住高子騫的劍、把他往別的地方帶。高子騫趕緊抽出手,順勢從女子的臂下溜過,在她身後拿住了劍,正要劈,女子反身飛出幾枚飛鏢,高子騫一躲,屋內僅有的陶罐被射破了。高子騫嘆口氣,他沒水喝了。

    高子騫用劍挑起陶片作為暗器扔向女子,女子一抖,軟劍又變成硬劍,手速飛快,陶片被一片片打開。女子手一伸,身上的紗布全部飛向高子騫,將他纏了個結實。高子騫臉紅不已,這個女人真是不知羞恥,居然用衣料結網困住他,還赤條條走來,無恥!!

    女子用劍柄挑起高子騫的下巴,嘟起紅艷艷的小嘴嘖嘖有聲︰“大人還真是不可愛呢。”

    高子騫眉頭一皺︰“不要用那種娘炮的詞形容我!”

    女子的劍尖兒抵著高子騫的心房,逐漸刺~入。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列國志之虞國傳奇》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列國志之虞國傳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列國志之虞國傳奇》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