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三十二章 歸來

類別︰都市風雲 作者︰木嬴 書名︰以嫡為貴
    這一天,天氣晴好,天空明淨的沒有一絲雲彩。燃文书库

    楚離率禮部尚書等七八位大臣騎馬出京,在距離京都十里的迎客亭迎接北涼來賀壽的使臣。

    本來算好的時辰,等上約莫半盞茶的工夫,北涼使臣就到了,可是等了足足兩刻鐘都不見有人來,楚離就沒什麼耐心了。

    覺察到他的不耐煩,怕他掉頭走人,禮部尚書忙道,“世子爺再等等,北涼使臣一會兒就到了。”

    話音剛落,那邊有聲音傳來,“我听到馬蹄聲了,跑的很急!”

    禮部尚書就道,“肯定是北涼使臣到了。”

    一邊安撫楚離,一邊讓大家做好準備,不要懶懶散散的,叫北涼使臣們瞧了笑話。

    大家嚴陣以待,不知道的還以為要打仗,不消一會兒,馬蹄聲越來越近。

    習武之人,耳聰目明,遠遠的,楚離就看到有一隊人騎馬過來,很明顯不是北涼使臣。

    其實想也知道,北涼要是真那麼急,就不用他們在這里一等半天了,人家還要一路欣賞大周美景,激發下吞並大周,將萬里河山收歸囊中的雄心壯志。

    等人走近了,禮部尚書看清為首之人,眼楮睜大,“太……太子?”

    可不就是太子,那一身象征太子身份的蟒袍,陽光下不能更扎眼了。

    看到有人,騎馬的隊伍慢了下來,太子面無表情,可是他身後跟著的將軍卻大為吃驚,“只是剿匪歸來而已,皇上竟派這麼多大臣來迎接太子歸來?”

    來了好幾位朝堂大臣,官階比說話的將軍還要高的都有,離京十里相迎,也不怕往自己臉上貼的金片太厚了!

    禮部尚書下馬道,“皇上派離王世子率臣等在此迎接北涼使臣。”

    太子點點頭,一夾馬肚子就跑遠了。

    身後一群將軍和官兵尾隨,馬蹄踏踏,掀起一陣灰塵。

    顧涉也在迎接的隊伍中,皇上怕禮部尚書勸不動楚離,所以把顧涉安排一起,顧涉是明瀾的親爹,楚離好歹要給自己的岳父幾分薄面。

    可是一群官兵騎馬路過的時候,其中一人盯著他看了好幾眼。

    顧涉也注意到了,他身邊的大臣問道,“是靖寧伯府旁支小輩?”

    “不認得。”

    顧涉搖頭。

    要是靖寧伯府旁支小輩,他肯定讓他投在沐陽侯麾下,怎麼會跑王將軍軍隊中去呢。

    顧涉沒有多想,把這事拋諸腦後,他怎麼也沒想到,就這麼一個小兵,差點給他惹上殺身之禍。

    離京不過十里,而且是平坦的路,騎馬很快就回京了,太子帶了兩位將軍直奔御書房,向皇上稟告崇州情況。

    彼時皇上正在批閱奏折,公公進來稟告道,“皇上,太子回來了,還有王將軍麾下兩名得力干將,在殿外等候召見。”

    皇上愣了下,道,“讓他們進來。”

    這些天,崇州沒有奏折送來,皇上也不知道崇州的情況。

    他將手中奏折合上,太子昂首闊步的進來,他和兩位將軍跪下,給皇上見禮。

    “平身。”

    皇上聲音醇厚,听不出喜怒。

    太子起身,那兩位將軍還跪著,哽咽道,“皇上,王將軍被人毒殺了。”

    皇上不著痕跡的看了太子一眼,然後道,“這麼大的事,怎麼沒有派人送奏折稟告于朕?!”

    吳將軍請罪道,“太後壽辰在即,太子怕送奏折進京,鬧的人心惶惶,故將此事壓下,等太後壽宴之後,再讓人將王將軍的尸骨送回京。”

    王將軍是趙家心腹,也同樣是太後的心腹,在壽宴之前折損了這麼一員大將軍,太後怎麼可能有心情過壽?

    皇上點頭道,“太子這樣安排無不妥,此番剿匪有功,都有賞!”

    太子和兩位將軍謝聖恩。

    兩位將軍許久沒有回京,想念家中妻兒,皇上讓他們回去,留下太子問話。

    太子連王將軍都殺了,知道多少都稟告皇上,“崇州果然有問題,那些山匪訓練有素,比軍中將士還要軍規嚴格,兒臣只暗查,沒敢輕舉妄動。”

    不妄動是對的,皇上道,“王將軍死了,兩心腹將軍都跟隨你回了京,如今軍務誰在管?”

    太子回道,“是王將軍麾下副將周成將軍。”

    周將軍?

    皇上仔細想了想,才想起這麼一號人來,性子粗狂,孔武有力,似乎和離王還有兩分私交?

    不管怎麼樣,能斷趙家和太後一臂,太子就立了大功。

    有過則罰,有功當賞,太子能棄趙家,皇上倍感欣慰,自然不吝嗇賞賜。

    太子望著皇上,道,“父皇,母後她……。”

    皇上眉頭一沉,“你要給淑妃求情?”

    太子心口一痛,那畢竟是他的母後,可是她做的那些事,實在不配母儀天下。

    太子低斂了眉頭道,“兒臣不敢。”

    對于太子的識時務,皇上很滿意,擺手道,“退下吧。”

    太子恭敬的退出御書房,他本來是打算直接回東宮的,想了想,還是去了找了趙皇後……不對,應該是趙淑妃。

    皇後已經從住了十幾年的鳳鸞宮搬到了長樂宮。

    這宮殿是李貴妃幫趙皇後挑的,原本叫長春宮,李貴妃覺得這名字不好,請皇上更名叫長樂宮。

    皇上準了。

    長樂宮……

    看到這幾個字,長公主就會想起女兒的封號,長樂郡主。

    長樂郡主可是因為清柔公主死的,沒見一次,就會心痛一分,也更恨趙皇後和趙家。

    這一招,不可謂不狠。

    邁進長樂宮,看到趙淑妃一臉憔悴的模樣,太子心疼,可很快就被那股恨意取代,“兒臣不過離京幾天,母後怎麼把後位給丟了?”

    趙皇後拳頭一緊,道,“這事不要再提!”

    太子果然就不提了。

    趙淑妃望著他,道,“王將軍怎麼死了?!”

    消息還真靈通……

    父皇都不知道,母妃在後宮里居然知道,真是諷刺。

    太子搖頭,“兒臣不知,將崇州山匪收編軍中,兒臣將山匪打劫的家財和糧食原物奉還後,王將軍打算離開崇州,兒臣擺酒替他踐行,當時有不少將軍在,喝的正高興,王將軍突然七竅流血……死了。”

    想到那場景,太子渾身都哆嗦了一下,仿佛受驚不輕。

    “兒臣怕有人行刺,安排好軍中事務,就回京了,吳將軍和劉將軍率親兵護送兒臣回京的。”

    太子說的和趙淑妃知道的沒有什麼初入,趙淑妃道,“你這一趟去崇州,倒沒什麼不好,把山匪上繳的東西還給崇州百姓,收了民心,樹了威望,對你穩固儲君之位是好事。”

    太子聆听教誨,但再也不會向以前那樣放在心上,言听計從。

    他很清楚,自己在趙家人心中的分量遠遠比不上趙翌,何況還有太後。

    他靠不了任何人,他只能依靠自己。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以嫡為貴》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以嫡為貴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以嫡為貴》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