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另一個秘密

類別︰恐怖靈異 作者︰荼蘼彼岸未央 本章︰第五百零一章 另一個秘密

    上官雪妍著眼前的莊嚴的大門,她以為自己不會來這里,可是卻沒想到還是來了,並且還是自己主動來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但是這里似乎又是她應該來的,卻又是她極力抗拒不想來的地方。只是她這次是有事情,那是不得來。    先不論她和這里的人有什麼糾葛恩怨,單單是因為訣在這里的日子並不好過,她就不想來這里,但是因為有些事情,只有在這里才能得到答案。    上官雪妍走上前打算和站在門口的警衛說自己的身份,讓他們放進去。但是她才走了兩步,就听到身後就有一輛車停下來。門口的警衛大概是看到後面的車了,于是大門突然間就打開了。    因為後面有車要過去,上官雪妍往一邊側了一點,給後面的車輛讓路。但是卻沒想到那輛車走到她身邊的時候停了下來。    “來啦,那就一起進來吧。上車吧。”    車上的人搖下窗戶,看著站在門口的上官雪妍說了一句。只是語氣有點狠奇怪,似乎略帶著那麼一點的緊張了。    上官雪听到了這個聲音是陌生的,但是側過去,發現這個人是熟悉的。這是她曾經見到的,但是卻沒好好的看過這個人的樣子。之所以說是認識他,不是因為見過人,而是一張張的照片和影像資料,她知道這個人是誰?這就是南宮訣的父親,一個她不太看好的人。她沒想到沒在門口遇到他了,只是她現在的確是要進入,要去南宮家。所以上官雪妍也沒說什麼,直接打開另一側的車門坐了進去,跟著此人進入了南宮家。    上官雪妍坐進之後,司機開著車進去了。    這個大院上官雪妍還是第一次來,從來不知道這里竟然面積怎麼大。雖然不是在傳說中的半山腰上,但是從大門口坐車。也行駛了好幾分鐘,才在一棟別墅的門口停下。    “到了。”    南宮大爺推著門下車,徑直走近了客廳,上官雪妍推開另一側的車門,下了車。在路上的這幾分鐘倆人沒什麼交流,上官雪並沒有問他什麼,他也沒問上官雪妍什麼,上官雪妍下了車就跟著此人進入了南宮家。    但是上官雪妍卻可以確定眼前的這個人是認識她的,對她大概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了解吧。    “你今天是為什麼來?這里你也是第一次來吧。隨意坐吧。”    帶上官雪妍進來的那個中年男人,看著上官雪妍奇怪的問了一句。    “我來看一下南宮爺爺。”    那個中年男人听到上官雪妍的回答,並沒有覺得奇怪,只是低頭看了一下上官雪妍手上提著的食盒,然後沒有再說什麼,只是繼續增加手中的事情。    “老爺回來了,來客人了嗎?我去給客人倒水?”    上官雪妍跟著中年男人才走進門口,就有一個中年女人迎了出來,看樣子像是家里的下人。    “小王,這是上官小姐,三少爺的未婚妻。去和老太爺說一聲,就說上官小葉姐來看他來了。夫人和兩位少奶奶呢,在不在家?”    男人坐下坐下,然後問著站在一邊的中年婦女。    “夫人說出去做美容去了,晚點才能回來。大少奶奶今天去做產檢了,二少奶奶,我不知道,沒說去哪里了。老太爺和坤叔也不在,好像是說去隔壁下棋去了,我這就找老太爺回來。”    被稱為小王的人先是看了上官雪妍一眼,然後回答問話。    “我知道了,你先送杯水過來,然後去找人吧。”    “好,我這就去。”    上官雪妍跟著進來之後就一直站在一邊,听著中年男人和僕婦的對話,她依舊是什麼也沒說。只是听到她說要去找人的時候,她終于插了一句。    “等一下,這個湯可以幫我熱一下嗎?這是帶來給爺爺的。”上官雪妍提著手中的保溫杯問小王,雖讓要求提的有點失禮了,可是這湯里她放了不少的材料外面可沒有賣的。    小王先看了一下老爺,然後才接過上官雪妍手中的保溫杯去了廚房,從廚房出來的時候手中就多了兩杯開水喝一杯果汁。放在茶幾上之後,她就轉身離開了。大概失去找人去了。    一時之間,客廳里只剩下上官雪妍和帶著她進來的那位中年男子。上官雪妍端了一杯水放在眼前,擋住了自己的視線,看似在喝水,但是心思早就不知道已經飛到哪里去了。    她不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人,但是卻算是第一次正正經經的打量這個人,之前他們在醫院見過,但是也只是擦身而過而已。很多的時候,她在他眼前,其實是並不存在的。因為知道南宮訣這些年在南宮家的遭遇,所以其實她對南宮家的人是排斥的。在加上帝都的傳言,上官雪妍對他的印象也並不好。    只是他今天的行為卻讓上官雪妍有點奇怪了,傳言都說他不喜歡南宮絕,大有把南宮除之而後快的樣子。但是為什麼今天要帶她進來?她是南公訣的未婚妻,兩個人算是一體的。照著一般人的思路,既然討厭南宮訣,那肯定也會連她一起討厭。可是她絲毫看不出這人有哪里反感有她的樣子。反而看出了這人在見到她的時候,有那麼一絲絲的緊張。還有那麼一點點的高興。    此時上官雪妍都覺得是自己的感覺出了錯誤,實在是太反常了,那些都不應該出現在他的臉上。雖然那些情緒稍縱即逝,但是她卻是看的真真切切的,對于她的到來,眼前這人是樂意的。    上官雪妍在看南宮大爺的時候。南宮大爺其實也在暗暗的打量上官雪妍。結果卻讓他很滿意。    “你和老三是怎麼認識的?”    “他是我軍訓時期的教官。”    “這麼說你們已經認識了很多年?我想第一牧場主的千金你這樣的家世也是不錯。我也不懷疑你是想借著我們南宮家的權勢了。因為鬼醫門在帝都的勢力,一點也不遜色于我們南宮家。我只是不明白你要什麼有什麼,而且身邊優秀的男子也不少,你為什麼選擇老三?”    “看來真的是有些傳言是不能信的。你調查我,要不讓不會知道我的父親是第一牧場的場主,也不會知道我和鬼醫門有關。那你為什麼調查我,難道是因為南宮訣嗎?既然你關心他,那麼為什麼對他這些年的遭遇不管不顧。我想有些事情你未必不知道,可是你卻什麼也沒做?”    上官雪妍說這話的時候,一直在審視著他,想從他臉上看出什麼變化,只是結果讓上官雪妍失望了。    “那是我們父子兩人的事,你一個外人最好還是不要問。你和我所知道的也不太一樣,我原本以為在那樣的家庭里長大的你,應該也是一個不諳世事的溫柔的小姑娘,可是你的言語卻犀利的多,即便是面對我也一定都毫不退縮,這樣性格強勢的你不知道對老三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情。”    “是好事情,是壞事情,那都有南宮訣來判斷,和你這個不作為的父親,恐怕也沒什麼關系。”    “小小年紀,還是不要過早的鋒芒畢露才好。你還是收斂一下,這樣對你對他都是好事情。老三前途無量,即便你不能幫助他,也希望你不要給他添什麼麻煩。雖然我和他關系不好,但是我們畢竟是父子。沒有一個父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過得好的,他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能因為一個女人毀了他的一切。你就當是我給你的警告吧。”    “你是很關心他,只是我不明白,你既然是關心他,為什麼你們父子鬧到成仇人的地步?還是說其實這麼多年你都在隱藏,隱藏一個誰都不知道的秘密?”    “我說了,那是我們父子之間的事情,和你一個外人沒關系。你雖然是他的未婚妻,但是你也無權干涉我們父子之間的事情。”    “我如果說我知道的比你想象中的要多,而且今天就是為了尋找你而來呢?你會覺得奇怪嗎,還是說你現在就趕我離開?”    “為我而來?是我這里或者是南宮家有你想要得到的東西?如果你有這個打算,那恐怕要讓你失望了。不過我倒想听一下,你到底是想說什麼。”    “也沒什麼,只是想告訴你一件事情而已,只是希望這件事情你不要太吃驚了。這是兩份鑒定報告,是南宮親自去做的,只是他到現在還不知道結果。我再三想了想,你有權利知道這份報告的結果,覺得還是先拿來給你看眼比較好。”    上官雪妍說的從隨身的包中掏出兩張紙放在茶幾上,之後她又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    坐著的男子雖然覺得奇怪,但是在好奇心驅使他還是拿起了那兩張紙,看一下到底是什麼。可是剛看完,他的眼楮忽然睜大了。突然間從沙發上坐了起來,看上去很震驚。    “你這是從哪里來的?”    “我說了,這是南宮親自去軍區醫院做的鑒定報告,我是從醫院拿回來的。你如果懷疑是我做了手腳,你大可以去調查一下,或者是你自己可以親自去做份報告。”    上官雪妍安穩的坐在沙發上,看著那個有點崩潰的人。看來這件事情連他也不知道,難道他就真的那麼信任那個女人嗎?從來沒懷疑過她。他信任那個女人,那南宮訣的母親在他的心中又算是什麼?    上官雪妍剛給他看的就是兩份份親子鑒定報告,一份是是南宮裕德的和他現在這個夫人的鑒定報告;另一份是南宮訣和南宮裕德鑒定報告,當時為了可以確定那個他們疑惑的答案,南宮訣做了兩份鑒定。    這報告是南宮訣做的,但是因為南宮訣一直還沒回來,醫院那邊打電話的時候她就給拿回來了。其實這個報告不拿她也知道結果。    她知道,但是其他人不知道!有了這個報告之後,所有人都可以知道了。    這份鑒定報告已經到她手里好幾天了,她原本也沒打算讓眼前的這個人知道,只是想著昨天的事情,她突然間想把這份報告拿給這個人看一下。    上官雪妍听說最近霍思言和南宮大夫人走得很近。所以才想從南宮大夫人這邊下手,霍家那邊她已經找人去做了,但是罪魁禍首霍思言,她一定不可能放過。    再說這兩個人都是他的目標,但是她卻決定把第一目標定為南宮大夫人。因為這個女人曾經讓南宮訣吃了那麼多苦。她要為她討回來。    貨架和書架。你要慢慢的玩。    “他為什麼會做這份報告,他到底知道了什麼?他是不是已經知道她的親生母親在哪里了?他如果知道了,你是不是也知道?那你告訴我她在哪里?”    南宮大爺突然間轉身看著上官雪妍,似乎在壓抑著即將爆發的情緒,一直追問著上官雪妍。    “你為什麼會這麼問,不過可能讓你失望了。南宮一直都在找自己的母親,這麼多年過去了,都一無所獲。這份鑒定報告,他還是听了我的意見去做的。我只是突然有一天想起了曾經南宮四少出了車禍,需要輸血的時候,他其他的兩位兄長都不行,但只有和他關系最為差的南宮訣才可以輸血就她。這出于職業病的關系,我懷疑這中間一定有什麼問題。而且難道你沒發現南宮裕德和其他的兩個哥哥不像卻和南宮訣卻很像。你們沒發現也不奇怪,或許就是因為你們都在迷霧之中吧,而我是個局外人,所以有些事情看得要比你們稍微明清醒的多。只是卻沒想到出來的結果是這樣,你說四少爺不是你現在這個夫人所生的,他會是誰生?你猜南宮訣的母親走之前是不是已經懷了孩子?看你這樣子,這個問題你應該是做清楚不過的吧?”    上官雪妍看著他臉上不斷變化的神情,卻沒看明白他是什麼意思。這表情是說明他知道這件事情,還是說明他不知道這件事情。或者是這件事情,他也是一知半解。    “她騙我,這些年,她竟然一直都在欺騙我。其實我一直都知道孩子的存在,當年我會再次娶她回南宮家,就是因為她拿這個孩子威脅我。說她知道紫竹和孩子的事情,也說人就是她讓人綁走的。但是只有讓她回到南宮家紫竹和孩子才會安穩的活著。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孩子原來這些年一直都在我身邊生活。她一直威脅我,讓我遠離老三,要不然她就拿紫竹和老四開刀。我沒辦法,我沒辦法,他們三人中間,我只能選擇犧牲訣兒。到頭來卻是這樣的,這樣的。那孩子在我身邊,那紫竹呢?她又在哪里?”    中年男子喃喃自語,聲音雖然小,但是上官雪妍全听到了。這乍听之下的消息,讓上官雪妍有點吃驚了,原來中間還有這麼一個故事。    她口中的紫竹大概就是南宮覺得母親吧?只是為什麼叫那個名字?    “她說什麼你就信了,你怎麼說也是在部隊里混了這麼多年的人,為什麼那麼容易就輕信他的話,而且一下子被她騙了這麼多年?”    上官雪妍問出了現在最大的疑問。    “她每個月都會給我看不同的照片,那照片里面的人全都是紫竹和我那個沒見過面的孩子,那個孩子和訣兒太像了。我也找人檢查過那照片並不是合成的,卻都是真的。我也只是知道,訣兒母親和弟弟一直活著,但是卻那麼多年也找不到他們具體在哪里。這些年我也在找他們母子。”    要不是每個月都有照片可以出現在他的眼前,我怎麼會信任她的話,一下子被她騙了這麼多年。一直以來他都以為小兒子和母親生活在一起,沒想到竟然到頭來,小兒子竟然都是和他生活在一起。怪不得他那麼喜歡那個孩子,總是從他的身上看到訣兒小時候的樣子。    只是因為憎恨他的“母親”。不得不讓自己遠離那個孩子。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孩子被她教唆的,讓他仇視自己的哥哥。    錯了錯了,原來他從一開始就錯了。這是做人多失敗,才會弄成這個樣子,兄弟反目,其兒子妻離子散的下場。    上官雪妍看到那個仿佛一夕之間失去所有生氣的人。現在忽然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她後悔自己不應該走這一趟。但是又覺得這一趟應該不應該是她來的,而是應該讓訣和她一起來。父子之間的事情,應該讓他們負責,這就不是她一個外人可以解決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之訣少的軍醫妻》,方便以後閱讀重生之訣少的軍醫妻第五百零一章 另一個秘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之訣少的軍醫妻第五百零一章 另一個秘密並對重生之訣少的軍醫妻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