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之回溯死亡

168 歸來與終結(23)

類別︰科幻小說 作者︰紫界 本章︰168 歸來與終結(23)

    周悅太激動了,或許是因為穆欽說那些要分開的話,讓他幾乎失去理智,他不由自主將穆欽抱緊,極具侵略性地去咬穆欽的嘴唇,試圖侵佔穆欽。

    只可惜現在的穆欽是一只鬼,具有超越人類的力量,所以當周悅親吻他時,穆欽伸手擋住了周悅的嘴。

    穆欽這一行為如同點燃了炸藥堆,周悅瞬間炸了,掐著穆欽的脖子忍不住收攏手指,他憤怒地低聲吼道“這麼快就學會拒絕我了?”

    穆欽看著周悅暴跳如雷的模樣,無可奈何嘆息一聲,終究不忍心傷害他,所以穆欽湊過去蜻蜓點水般親吻了一下周悅的嘴唇,這才令周悅稍稍平息了內心的狂躁,略微平靜下來的周悅不由眯起眼楮看穆欽。

    見到周悅冷靜了不少,穆欽才繼續開口,他仍然用溫柔而平淡的語氣重復道“我們必須分開。”

    “不要惹我生氣,穆欽。”周悅緊緊地抱住穆欽,他低頭,臉和穆欽挨得很近。

    穆欽說“我並非在惹你生氣,我是認真的,我要跟你……‘分開’。”

    周悅再次被點燃怒火,面色猙獰起來“你是把我的話當放屁嗎?你以為你說一句分開我就會老老實實回答‘哦,好的’,然後轉頭走人?別他媽做夢了,穆欽!”

    “我知道,我也清楚你不會老實接受的。”穆欽眸子里透露出冷色,“但那又如何?你現在能夠制得住我嗎?”

    說罷,穆欽突然伸手,抓住了周悅掐住穆欽脖子的那只手的手腕,鬼的力量果然不容小覷,周悅的力氣竟比不過穆欽,被穆欽抓住手腕後強行扯開。

    “穆欽!”周悅氣極,望著穆欽的眼神里充滿了不敢置信,“你他媽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突然要這樣!?是不是那個金對你說了什麼!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他都是在挑撥離間!你為什麼不信我?”

    “我信你。”這句話穆欽說得極具深意,“我只是不想讓你變得跟金一樣。”

    周悅簡直莫名其妙“我怎麼可能會變得跟他一樣!?”

    “也許現在不會,但我不能保證將來。”

    “什麼意思?”周悅一頭霧水,“你說清楚!”

    穆欽不回答,他抬起頭看著周悅,望進周悅的眼眸里,看周悅眼底里充斥著不解與痛苦,穆欽心里也跟著難受,針扎般的疼。

    疼得令穆欽窒息,好不容易,穆欽才從牙縫里擠出一句“周悅,我們只是分開而已。”

    說完,穆欽松開了抓住周悅的手腕,並將周悅推開來,緊接著穆欽轉身走了,他欲離開的動作讓周悅心有不甘,復而沖上前想將穆欽攔下,但還未等周悅靠近,穆欽就再次轉身狠狠地推了周悅一把。

    這回穆欽沒有手下留情,鬼的力量讓穆欽與其是推開了周悅,不如說是將周悅大力擊飛了,周悅被強行擊退數步之遠,甚至因為強力的沖擊力不由自主地靠在了背後的牆壁上,然後穆欽立刻轉身,飛奔了起來,轉眼間消失在周悅的視線當中。

    周悅氣得伸手狠狠地砸了一下自己背靠著的牆壁,然後站起身朝著穆欽離開的方向追。其實那邊的穆欽並沒有跑多遠,他跑出一段距離後,回頭看周悅有沒有跟上來,見他有跟隨的意圖,這才放心的繼續跑。

    穆欽前進的方向,是之前金離開時走的方向,果不其然,當穆欽順著金依稀留下的痕跡走到終點時,他看見金在走道里等著他。

    金似乎抓住了之前逃走的獵物,這個骨瘦如柴的男人被金踩在腳下,身上有大大小小的傷口,但還是活著的,還在喘氣。

    “我就知道你會來。”金見到穆欽後,笑著對穆欽舉起了手里的斧頭,算是打招呼,然後又說道“快來,這是我留給你的真正人頭。放心,我用我的靈魂擔保,我沒有在他身上做任何手腳喲。”

    穆欽沒有立刻上前,而是說了一句“你是金嗎?”

    “如果我是個狂熱的信徒,那就代表我鬼纏身了。”金舉起斧頭抗在肩膀上,說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話,听得讓人雲里霧里。

    穆欽稍微頓了下,仔細打量了一番金,這才慢吞吞地走上前來,走到了金的身邊。穆欽靠近以後,金十分自覺地退後,松開了對腳下獵物的壓制,在金松開踩在獵物身上的腿後,那獵物本能地掙扎想逃,但穆欽已經蹲下身,一刀快速地抹開了他的脖子。

    可憐的獵物連慘叫都發不出,身體哆嗦了一下,緊接著便不再動彈。

    金忍不住吹了一聲口哨,說道“干淨利落!”

    穆欽抬起頭冷漠地看了一眼金,站直身後對其道“說吧,把你要對我說的所有話,全都給我說出來。”

    “太直白不好,萬一會被什麼東西給听到呢?”金似乎意有所指,他開始講謎語“說真的,我實在太驚訝了,一直以來,我就跟個啞巴似的,我張嘴嘶吼出來的所有話語,別人都听不到,只有你听到了。”

    穆欽能夠理解金的話,他冷淡的看著金“你打啞語挺爛的。”

    金就哈哈大笑“恐怕你需要忍耐一陣了,這里並不安全。”

    “那什麼地方才安全?”穆欽環顧了一下四周。

    金就丟開手里的斧子,用雙手做出了一個蝴蝶翩翩飛的動作,還說了一句“知道莊周最後的下場嗎?”

    穆欽明白了“這麼爛的啞語,你是如何活到現在的?”

    金說“我不是神,神也不是我。”

    穆欽心中頓悟,但只覺得可笑“好吧,既然如此,我想我需要想點辦法從周悅那里得到那張卡牌才行。”

    “不一定非得需要周悅那張卡。”金道,“我可以直接帶你去莊周那兒,而且我還可以給你準備所有你需要的卡牌。”

    “直接帶我去?”穆欽微微蹙眉“怎麼做?”

    “知道魔術師嗎?”金說出一個讓穆欽驚悚的消息“只要是主牌,魔術師都可以變出來,而且很不幸,周悅的那張牌,也算是主牌喲。”

    穆欽忍不住道“但是魔術師有隨機性和失敗□□?”

    “只要一張增加運氣的副牌,以及周悅的血就可以解決。”金完全參透了這個游戲的里里外外,他笑容狡黠,“到時候我會通過交易系統把你需要的東西轉給你的……順帶一說,我真的什麼牌都有喲。”

    穆欽便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兒“我不知道我這麼做是不是正確的,我也不知道你值不值得信任。”

    金攤開手“不用信任我,穆欽……你是眾多人偶中唯一沒有被牽線的那個,記住,不是別人牽著你走,而是你牽著別人。”

    “所以。”金繼續道,“你可以走出各種各樣的結局,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就算是壞結局也不用怕,你是不會死的,死的只有別人。因此你根本無需擔心別人是否值得信任,擔心這個的,應該是我才對。”

    穆欽沒有繼續和金對話,因為穆欽感覺到身後的周悅追上來了,周悅順著穆欽的痕跡找上門來,然後就看見穆欽跟金站在一塊。

    周悅真的氣得幾乎要發瘋,他幾乎用發抖的顫音對穆欽道“你為什麼會跟他在一起?”

    穆欽說“我跟你分開了,所以我要跟誰在一起,是我的事情。”

    “穆欽,你瘋了嗎?”周悅甚至懷疑自己產生了幻覺幻听,“或者說是我瘋了?”

    穆欽溫柔道“你沒有瘋,你很好。”

    周悅瞪著穆欽“你為什麼要用這種語氣?”

    穆欽怔了一下“什麼語氣?”

    “這種……溫柔的語氣。”周悅慢慢向穆欽靠近,邁步,“你不是要跟我分開嗎?那就更決絕一點啊?別一副好像很舍不得我的樣子,你知道我想對這樣的你做什麼嗎?”

    穆欽沉默片刻,他似乎明白周悅的想法“你想殺了我。”

    “沒錯,我想殺了你。”周悅咬牙切齒,“我要把你的尸體帶回去,然後你就會跟我永不分離。”

    金突然不合時宜地在旁邊插嘴道“除非你能帶走他的靈魂,否則的話……這副由世界意志創造出來的身體,帶走了也沒多大價值。”

    周悅立刻轉頭,用血紅的目光盯著金看。

    金感受到周悅□□裸的殺意,便舉起雙手訕笑道“你們繼續,別管我呀。”

    周悅現在真的很想殺掉金,周悅手里握著一枚不知道從那兒撿來的鋒利玻璃片,目露凶光朝著金走,但他還沒走兩步,便被穆欽攔住了。

    “你現在開始袒護他了?”周悅低頭失望的問,“為什麼,我對你不好嗎?”

    “你很好啊。”穆欽安慰他,伸手摸摸周悅的臉“我很喜歡你。”

    “那為什麼不要我?”周悅聲音難過得像是要哭出來,“別不要我,穆欽……”

    周悅的樣子可憐極了,穆欽幾乎無法自控,他深呼吸一口氣才勉強壓制住內心狂躁的情緒,冷靜地對周悅道“忍耐一下,周悅。”

    “忍耐?忍耐什麼?我不懂……穆欽。”周悅貼著穆欽的臉就想蹭蹭,但穆欽避開了他。

    穆欽重復了這句話“忍耐,周悅。”

    “現在是抽血的好時機喲!”金突然再次插話了,他不知從那兒摸出一根針管……不過這地圖畢竟是一家醫院,針管這東西也不算難找,金拿著這枚針管一個疾跑技能沖到了周悅的身邊,在周悅還未反應過來之時,一針戳到了周悅的胳膊上,抽取了足夠的血液後又迅速退開。

    這一針戳得很快,周悅甚至沒反應過來,等意識到金做了什麼時,他剛想質問,金就轉身走人了。

    見他走人以後,穆欽也伸手抓住了周悅的手,拉著周悅跟上。

    “穆欽……”周悅不明就里,見穆欽抓著他的手,以為穆欽回心轉意,心里又是喜悅又是恐懼,他似乎在這一刻隱約意識到了什麼,但又不能確認自己的想法。

    三個人就保持這種古怪而僵持的態度,一路走到了霞醫院的大門口,走到大門口前時,發現醫院大門口躺著一個人。

    是邱子佳。

    十分鐘惡魔牌的效果已經過去了,邱子佳恢復了瀕死狀態,而且因為無人救治,所以躺在這張地圖的出口前面,就這樣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我殺了一個人,邱子佳也因為虛弱致死了。”金說,“但你也拿到一個人頭,湊起來兩個,剛剛好。”

    穆欽不說話,金也不期待他的回答,自顧自拿鑰匙打開了醫院大門,拉起了卷簾,可以看見醫院大門外面是一條荒蕪的馬路。

    打開門以後,金看了一眼周悅,對穆欽道“把他扔出去。”

    穆欽便拉著周悅朝門口逼近,這還是周悅第一次如此抗拒從一個地圖中逃脫,他開始掙扎想擺脫穆欽的手,他對穆欽吼“穆欽!”

    穆欽把他拉到門口,感覺到周悅的劇烈掙扎,于是就對周悅相當溫柔地笑了笑,這一笑,彷如他們當年那些痴情纏綿的時光。

    所以他的笑容讓周悅情不自禁微微一愣。

    就是這麼一愣神,周悅猝不及防,被穆欽直接推出門外。


如果您喜歡,請把《無限之回溯死亡》,方便以後閱讀無限之回溯死亡168 歸來與終結(23)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無限之回溯死亡168 歸來與終結(23)並對無限之回溯死亡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