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五十一章 我一定要找到她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立行 書名︰重回七九撩軍夫
    “蓬萊古島蘭家每一次更迭家主,都會在更迭之前舉行九鼎會,並重申九鼎世家的責任。燃文書庫

    四十年前,我二十一歲,蘭心十一歲,那一年,蘭家老祖退位,家主之位傳給蘭心的母親蘭珂。

    島上召開九鼎會,除去林家,徐家之外,其他七家人都派了代表前來。

    九鼎會在琳瑯宮的中舉行,不夠資格的人不能出席。

    蘭珂做為即任家主可以與蘭祖同時出席,其他六家人只允許一人在場。

    蘭心都不夠資格去參加。

    可她想去,只是因為對于九鼎的好奇,所以她纏著我,讓我想辦法帶她去听听。

    琳瑯宮戒備森嚴,我們根本靠近不了。

    蘭心告訴我,說琳瑯宮地下有條秘道,通過秘道可以爬到開會的那間屋子的地下。

    我和蘭心進了秘道,踫見了一個陌生的中年男人。

    我看不到男人長什麼樣子,蘭心卻可以看到。

    她說我和男人長得很像,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那個男人也發現了我,問了我母親的名字,然後抓著我的胳膊說,我是他的兒子,我應該姓陳。

    他說他一直在找我們母子。

    他說他查到我被人丟進河的時候,蘭家的人剛好在那附近,所以猜測我是被人帶到了島上。

    他說他跟著大哥前來,只是為了找回我。

    我是個孤兒,從小乞討為生,受盡人家的白眼,挨餓受寒本是家常便飯。

    可我看到人家有爸有媽,我也想過我爸爸是什麼樣子,他知道不知道我的存在……

    他聲淚俱下地抱著我,喊著我母親的名字。

    在那一刻,我突然動搖了。

    我在蘭家雖然好,可是終究是寄人籬下。

    他說他要帶我回陳家,讓我過養尊處優的生活,要補償我這些年失去的親情,還會給我找個門當戶對,又聰明又賢惠的妻子為我生兒育女。

    我舍不得蘭心,我沒有答應他。

    蘭心也舍不得我,我答應留下來陪她,她很高興。

    因為我爸的突然出現,我最終也沒和蘭心去听成九鼎會。

    因為我不肯跟他走,他卻想讓我跟他走,所以他就使了些手段,說要我們父子倆好不容易相見,至少要多點時間相處,相互了解,所以他約我當天晚上見一面。

    那天晚上的事情,我記不太清楚了,因為我喝醉了,醒來的時候身邊躺著一個女人。

    那個女人沒穿衣服,我也沒穿衣服。

    我很慌亂,我做了對不起蘭心的事。

    那個女人卻告訴我,她不會告訴任何人,也不會要我負責任。只要我當這一夜不存在就好。

    再後來,是九鼎會結束,其他六家的人要離開的時候,我大伯突然找到了我,讓我去見我爸最後一面。

    我很驚訝,因為九鼎會開了三天,我基本上每天都能遇上我爸,有時候雖然一句話也不說,我卻知道他能跑能跳,怎麼突然之間就說什麼要去見他最後一面了呢?

    我以為我大伯在騙我。

    就像那天晚上我爸騙我去,結果我醉了之後卻跟一個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女人睡到了一起。

    我不想去。

    最後還是蘭心偷偷的告訴我,有人潛入秘道的事發了,蘭祖和蘭珂按規矩要處死所有進入過秘道的人。

    我爸把這事兒一人擔了下來,死也不肯說出我和蘭心也去過秘道之中。

    進入過秘道的人要麼立即被處死,處死方式有很三種,過刀山,走血河,點天燈。

    我爸過的是刀山,過完之後還沒死,所以他的尸體可以送回原族。

    我大伯來找我,除了讓我去見我爸最後一面,就是告訴我蘭家有一種秘藥,擁有起死回生的奇效。

    如果我能偷出這種秘藥,我爸就能活。

    大伯說,為人子女,不求我能像哪吒那樣割肉還父,至少在他生命垂危之際要略盡綿薄之力。

    他說那秘藥的藥方就寫在一張羊皮上,羊皮在蘭祖睡的那張雕花床的床頭暗格里。

    他說如果我偷不到,可以讓蘭心幫忙。

    我猶豫了。

    在血脈親情和養育之義間,我不知道做出什麼選擇才是對的。

    蘭心瞞著我去偷出了那張羊皮卷,讓我拿去給我大伯謄寫一份,然後抓緊時間還回來,她放回原位。

    這樣的話,就不會被蘭祖發現了。

    東西偷都偷出來了,我就送去給了我大伯。

    大伯抄完之後,如約把羊皮卷送還,蘭心在蘭祖發現之前把東西放回了原位。

    所有人離島之後,我與陳家的人也斷絕了聯系。

    我不知道我爸到底是死了還是活著……

    直到蘭心漸漸長大,到了十八歲,到了可以成婚的年紀。

    我漸漸的發現她變了。

    變得和我沒那麼親昵了。

    她有很多話都不願意再和我說。

    她不願意跟我結婚了,她也沒有及時的告訴我。她選擇偷偷的跟著七姨出島,然後就再也沒回來。

    我本以為她就是出去散散心,想明白了就會回來。

    蘭家出去的七個人,找到六具尸體,蘭心生不見人,死不見尸。

    我想去找蘭心,蘭祖不允許。

    她說我雖然能和正常人一樣生活,可終究眼楮已經壞了,要是冒然出海,就是送死。

    她已經派了人在打探蘭心的下落,我們只需要耐心等等,只要蘭心還活著,她就一定會回來。

    然後,有一天,島外突然來了很多船,那些船在追趕一艘掛著蘇家旗幟的船。

    蘭祖吹響了海螺,十幾艘船全部被什麼東西拽進了水中,過了一會兒,只有掛著蘇家旗幟的船浮了出來,順著航道靠近了我們的所在的島嶼。

    蘇家帶來了壞消息。

    關于蘭心的。

    據他們所說,蘭心跟七姨是一起死的,只是七姨她們是被殺死的,蘭心是被炸沒了的。

    一個被炸成粉碎的人,自然是沒有尸體留下來的。

    我不肯相信,一個字都不肯信。

    所以我跟著蘇家的船出來了。

    我一定要找到蘭心,我總覺得蘭心並沒有死。

    然而,我沒找到蘭心,我大伯的人卻先找到了我,說要送我去個地方,給我的眼楮動個手術,讓我重見天日。

    雖然我已經習慣了瞎子的生活,可是能重新看見這個世界我也很期待。

    等到動完手術,拆開繃帶,恢復視力的那一天,大伯才告訴我,我之所以能再看見,是因為有個女人把她的眼楮的一部分移植給了我。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重回七九撩軍夫》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重回七九撩軍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回七九撩軍夫》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