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骷髏唱歌太奔放了》 正文 37.第 37 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張早更 書名︰那骷髏唱歌太奔放了
    此為防盜章  如果這是夢, 他寧願就此不要醒來,他可以付出所有, 可以為此萬劫不復, 甚至可以化身貪吃蛇,將眼前盲眼婆婆的茶葉蛋全買來吃下。

    秦松抬起右腳,左腳卻急不可耐想先行, 最後估計是像個僵尸一蹦一跳來到的茶葉蛋攤前, 他嗓音嘶啞低聲叫了聲婆婆,盲眼婦人耳朵微微一動,準確看向他︰“咦,你怎麼沒和朋友一起走?”

    “您剛才說,好些日子沒見,”秦松一字一句, 語氣近似虔誠, “他是,他是……您認識他?”

    “怎麼不認識,每次買茶葉蛋都是你們倆來, 後來換成你自己, ”盲眼婆婆有些奇怪說,然後抬起頭微微思考了一下,“他聲音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 不過我是用心看的, 錯不了, 就是給我寫歌的那個小伙子。”

    秦松剛活過來, 被這句話砸的又險些昏過去,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他忘記了,待到清醒時發現竟然神奇的到了小區樓下,等他昏昏庸庸下了車走了沒進步,一名穿著制服的保安追過來︰“秦先生,秦先生,你不能把車停這里啊。”

    他夢游般回過頭,就見車子停在——小區車道入口正中間,道閘高高立在半空,像個大大的感嘆號。

    在他頭頂,有一只黑色的鳥兒撲稜著翅膀飛過。

    白錦寅回到家,迎接他的是一大鍋冰糖雪梨湯,在白汝蓮殷切目光注視下,二話不說喝了個淨光,能不能保護嗓子不知道,膀胱倒是先有了反應,一小時內去了五次廁所。

    他費力把比賽過程重復講了好幾遍,才讓白如蓮滿意離去,眉飛色舞說是要連夜趕制新衣,決賽中定要讓他驚艷亮相。

    等到腳步聲漸漸消失,白錦寅輕呼口氣,通過意識發了道命令,接著窗外大樹黑影一閃,嘿嘿垂頭喪氣飛了進來。

    此前在休息室,秦松和穆魯的對話,嘿嘿一字不差听的清清楚楚。

    加上王勝男,總共是三人因那句歌詞起了疑心,所以,前世真的是易暉,歌詞又有什麼關聯?

    前世到底是誰,已經困惑了白錦寅三年多。

    通過網絡,白錦寅看了很多易暉生前事跡和視頻,但腦中仍然沒有半點頭緒,就好像看的完全是別人的故事,唯一對上號的死亡時間吻合,還要忽然想起的吉他技巧,直到今天吃完飯看到那位賣茶葉蛋的盲人婆婆,忽然有股強烈的熟悉感洶涌而來,同站在舞台上的感覺一樣,似乎曾無數次經歷過。

    但骷髏領主轉世是他最大的秘密,他不敢輕易去問,這才派了嘿嘿跟蹤秦松,看能不能听到有用的信息。

    任務失敗,嘿嘿有些垂頭喪氣,跟著秦松飛了一路,連個屁響都沒听到,它倒是可以把車子啄個大洞鑽進去,但那樣肯定會暴露行蹤,本想跟著秦松飛回家,同樣怕被人發現不得已放棄。

    嘿嘿郁悶了一會和白錦寅商量︰“主人,我們需要幾個像我這樣看起來和活著時區別不大,又能夠進出房間的幫手來打听消息。”

    “比如說?”白錦寅覺的這注意還不錯。

    “比如剛死去不久的老鼠,”嘿嘿看了看春耳,春耳因為模樣是森森白骨,白天只能躲在床底,“即使被人發現最多是以為家里進了老鼠也不會起疑心。”

    老鼠尸骨可以算是城市中能供召喚中最多的一種,此前白錦寅復活嘿嘿和春耳時發現不少,但骨架太過于小巧,攻擊力近似于無,因此沒有考慮過。

    白錦寅想了想,看向春耳,抓活老鼠這種事本來就是貓的任務。

    春耳心虛地一縮脖子,它生前是只高貴冷艷的英國短毛貓,被女僕人慣的四爪不沾陽春水,哪里會抓老鼠。

    不過離家出走,在外面浪的那幾天幾夜,餓了翻垃圾桶,後來發現有個地方叫醫科大學,那里每晚都會有不少新鮮的老鼠尸體,而且不是野生那種髒兮兮的灰老鼠,而是圓滾滾像個面團的實驗小白鼠。

    征得白錦寅同意,春耳悄悄鑽出窗戶,無聲無息爬到樓頂,借著夜色掩護,一溜煙向著城市東郊方向飛奔。

    這一去足足一個多小時,春耳穿越了大半個城市,嘴里才叼著個白絨絨的東西回來。

    嘿嘿蹦過去拿爪子撥拉了下,體型還不如它大,胖乎乎的像個絨球,渾身除了肚子到下巴被劃開沒有別的傷疤,看血液凝固程度死去時間應該不久,圓溜溜的小眼楮兀自殘留著一絲明亮。

    白錦寅閉上眼,靈魂之火蔓延而出,生物體型不同,靈魂之火大小差異很大,比如人的有拳頭那麼大,春耳的如鴿卵,這只小白鼠的——鼻屎那麼大吧,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小白鼠先是僵硬的四爪緩緩動了下,然後翻了個身,怔了幾秒,忽然一咧嘴嚎啕大哭︰“我滴個親親妹妹哎,你死的好慘,我怎麼就沒隨你去呢。”

    重新復活,不趕緊過來拜見主人反而大哭?

    春耳一呲牙,揮著爪子就想教訓下這位不識好歹的新伙伴,那知還沒走到,就見小白鼠隨手在地縫撿起根白汝蓮不知啥時候遺落的縫衣針,在空中嗖嗖刺出一串幻影,惡狠狠罵到︰“死貓,敢過來看我不一槍戳死你。”

    春耳︰“……”

    這年月,老鼠真瘋狂!

    白錦寅眉頭微皺,靈魂之火威壓凶猛而來,白老鼠打著哆嗦匍匐在地,滿眼淚花四十五度看向窗外︰“殺了我吧,沒了嫦娥妹妹,活著也是種煎熬,來吧,快讓我死。”

    似乎這個世界召喚來的生物,不僅有記憶和意識,還有些稀奇古怪的過往,白錦寅沒再客氣,直接翻查白老鼠的記憶。

    來龍去脈很簡單,不像春耳那般血腥殘暴,白老鼠叫後羿,和口中的嫦娥妹妹一樣,是醫科大學專門用來做活體實驗的小白鼠,倆只在今天上午解剖課被選中。

    手下要求只要不過分,白錦寅一向都會同意,一只白老鼠和兩只區別不是很大,再說既然定位是以後去室內打听消息,一只有些不太夠。

    晚上九點,夜風習習,市醫科大學校內人聲鼎沸,沒有人發現三樓走廊盡頭處那個專門放當天解刨動物尸體的垃圾桶前,悄無聲息來了只骷髏貓和一只刨膛開肚,仍能奔跑如飛的小白鼠。

    春耳負責放哨,後羿則一頭扎進垃圾桶里的——尸山尸海。

    一節課下來,每人一只小白鼠,此時垃圾桶里怕不下有百只之多。

    後羿一邊扒拉一邊嘟囔︰“這個不是,嘴太大了,我嫦娥妹妹嘴尖尖細細,這個也不是,屁股太小,啊這個好像是,你看尾巴多可愛,妹妹哎你翻個身,讓哥哥看看是不是你……呸,怎麼是只公的。”

    如此扒拉了一遍,後羿眼淚汪汪一咧嘴︰“我滴個嫦娥妹妹尸體怎麼不見了,不會被該死的野貓叼走了吧。”

    春耳冷冷看它一眼,垃圾桶里白老鼠幾乎個個都是開膛破肚,想起此前的虐貓人,春耳狠狠在地上撓處道深深的痕跡,人類太可惡了。

    “不行,我要去找那個白天解刨嫦娥妹妹的女學生,問問她把尸體仍哪里了,”後羿鼻子在空中嗅了嗅,“在那里,我聞到她的氣味了。”

    此時,某間女生寢室內,床中間的桌子上堆著小山一般高的東西,種類從方便面小吃點心到口紅面膜保濕水,桌邊床沿分坐著三名女生,每人手里拿著幾張撲克牌,看樣子是在斗地主。

    其中一名身材豐滿的女聲在剩余兩人人絕望的眼神中冷冷扔出最後一張牌︰“你們又輸了,掏錢吧。”

    “啊啊啊~~還有個屁錢,吃的用得,連衛生巾都輸光了,不完啦。”三人扶額慘叫,扔下牌做鳥獸狀四散。

    豐滿女生虎軀一抖,站起身就欲發飆,就見其中一位室友指著窗戶驚呼︰“哇,窗外怎麼有只小白鼠。”

    白錦寅輕易不會查看手下記憶,春耳和骷髏鼠後羿只是例外,不過有感于此前三名手下重生後對生前之事念念不忘,他主動問︰“你叫什麼?可有什麼未了心願?”

    “沒有,我生前是個罪人,”男尸聲音低沉而沙啞,透著股厚重的淒涼,“沒想到死後供人解剖研究,也算是贖罪了,還請主人給起個名字。”

    白錦寅沒再問,抬頭看向深邃天空中那輪在蒼茫雲海間半遮半掩的圓月,這是他第一個人型骷髏手下,日後說不定會提拔成貼身守衛小隊長,自然要起個足夠大氣,卓然不群,響亮——的名字。

    他沉思好一會,對著一臉期盼之色的男尸說道︰“以後,你就叫菊花吧。”

    男尸菊花︰“……”

    白錦寅半響沒有听到新晉手下說話,忍不住問︰“怎麼,名字不好听?”

    “很好听啊,有首詩叫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用菊花來比喻心志高遠,”嘿嘿接過話引古喻今,聲情並茂念完詩忽然換成個含糊不清的台灣腔唱到,“菊花殘滿地傷,你的笑容已泛黃……看看,多符合你現在的形象。”

    男尸菊花身上傷口密密麻麻,很多地方流著黃稠的液體,像口縫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麻袋,從紋路和顏色來說——還真有點像菊花。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那骷髏唱歌太奔放了》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那骷髏唱歌太奔放了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那骷髏唱歌太奔放了》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