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無常(中)

類別︰恐怖靈異 作者︰湫實 本章︰第二十九章 無常(中)

    “那日在泰山頂,我就察覺到你有些不對勁,想不到你是用的還魂術,佔據了一個無辜凡人的軀殼!”黑無常惡狠狠地說,黑漆漆的眼神只看得人心里發毛。“這明顯是你利用職務之便所行的罪孽。”

    “你現在乖乖過來,我們還有可能網開一面,不然……”白無常隨即附和道,聲音很是輕佻。“不然別怪我們不懂憐香惜玉。”

    “你們為什麼要攔著我,我才是受害者!”靜靜無助地喊道。“是她殺的我,我要復仇有什麼錯。”

    “冤冤相報何時了,生前的罪孽,死後會由冥府來定判,這世道輪回豈能由你來胡亂干預。”黑無常冷冷地說。“更可況你還是我冥府的鬼差。”

    “哼!”靜靜顫抖著再次伸出了手掌,嘴里念著咒語,讓這剛剛消散的黑煙再次凝聚,而這次她沖準了屋檐的那兩個人。

    “我既然逃到了人間,就沒有想過要活著回去。”她毅然決然地說。“即使是你們也無法阻擋我。”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你要違抗我們了。”黑無常冷漠地看著她,慢慢舉起了背的鐮刀,身開始泛濫起一股類似于靜靜的黑色煙霧,只是那煙霧顯得更加密實,更加濃烈。“你這是不自量力。”

    “黑,不要,解決這樣一個弱小的女人我們一點也不光彩,還是等她自己開悟吧。”白無常突然拉住了他。“面讓我們來抓人,可沒說要殺人。”

    靜靜沒有在意他說什麼,手一松,那一顆煙刀就這樣飛了出去,直直飛向了黑無常的身體。

    可這力量的差距實在是太過懸殊了,這枚煙刀剛剛飛近黑無常的身邊,就像被凍結了一般硬生生地停止了下來,然後被黑無常身外那團煙霧直接吸收過去,煙刀就這樣輕易地被稀釋同化掉了,匯成一段更厚重的煙霧。

    “你可知道這用怨氣聚氣的法術就是我發明的,你在我面前使用這些東西無疑于班門弄斧。”黑無常不屑地說。

    “可惡!”靜靜就像沒有听到一般,再次聚集了一把煙刀,又朝著白無常發射而去。

    她已經有些慌神了,在混亂之中已經不清楚自己到底要做什麼,那枚煙刀剛飛到半空中就突然改變了方向,被白無常身散發的一股氣浪直接彈開,駛向了渺遠的夜空。

    這兩次都沒有得手,黑白無常根本就是毫發無傷,可靜靜卻是體力耗費了大半,他們的到來完全打碎了靜靜的計劃,相信以她的道行是連韓珂都難以抗衡的,只是剛剛通過羽歌與韓珂的相斗耗盡他們兩個人的體力,才佔據了主動權。可她這微弱的主動權在黑白無常面前實在是太過渺小了。

    “青箏小姐,快點跟我們回去交差吧,別再抵抗了,這根本沒有意義的。”白無常也有些不耐煩了。

    ”好……好吧,我放棄了。”說著靜靜攤開了手,擺出一副束手就擒的樣子。“我技不如人,怨不得別人。”

    “這就對了。”白無常嘆了口氣,臉露出了喜色。“看到沒有,黑,和平解決是最好的方式。”

    這黑白無常站在高處看一個比自己低幾個檔次的鬼魂,看問題自然單純簡單,他們根本不會知道靜靜的怨念有多深,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只見靜靜一面應承著一面偷偷聚集著煙刀,不經意間再次射向韓珂,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剛剛那兩枚射向黑白無常的煙刀其實只是障眼法而已,目的就是為了讓黑白無常放松警惕,好可以在他們松懈時放出這支暗箭。

    她真的是不殺死韓珂不罷休,心已經到了極度瘋狂的地步。

    羽歌揮出手臂,放出一根羽毛,射向那枚飛舞的煙刀,砰!那枚煙刀再次偏離了方向被沖到了一邊,羽歌已經沒有多少氣力了,再御動這次法術已經是榨干了她的身體。

    她虛弱地喘著粗氣,慢慢倚在了我的懷里。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為什麼連你們都要阻擋我,我和你們無冤無仇!”靜靜都快要崩潰了,她幾次出手都沒能達成目的,她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有多瘋狂。

    “靜靜姑娘,我勸你不要再這樣了,事情這樣結束對誰都是件好事,你再掙扎只會讓這變成一個更慘烈的悲劇,你難道還不明白嗎?”羽歌聲音很輕,比以往的她都要溫柔和善,她這是在用最後的努力來開導靜靜。“你把生前的事情看得太重太重了。”

    “你一個小丫頭懂什麼!”靜靜咆哮著。“你們誰知道死去是什麼滋味。”

    說著靜靜突然低下身來,用手抓住了自己的尸體,手的指甲掐在了那尸體的頭頂面,滾滾濃煙開始慢慢涌入那具尸體內。然後我們的腳下開始泛起無比厚重的冰霜。

    一股凜然的寒氣再次襲來,比那先前山底居的水池還要刺骨難耐。

    “尸爆?”羽歌震驚地看著她。“你這是瘋了嗎?”

    尸爆,這又是一個冥府的禁術,通過釋放並引爆尸體中的怨氣來創造巨大的能量,尤其是這具尸體就是她的靈魂本體,更是能造成超過她層級的破壞,若真是這一招蓄氣完成,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靜靜這是要和所有人同歸于盡嗎?

    ”你這是在做什麼?”白無常眼浮現了一絲緊張的神情。“你可知道你這麼做,我們可以馬殺了你,打得你魂飛魄散,連再回冥府的機會都沒有。”

    “你們不敢,只要你們敢前一步,我馬就要引爆這具尸體,我怨氣這麼重,你們知道會造成什麼下場。”靜靜竟朝著兩個人笑了起來。“我知道這傷不到你們,但這里的人類可抵擋不住這一招,這里還有一個人類通靈者,在你們在場的情況下死一個通靈者,這可就是件嚴重的事情了。”

    “你真是無可救要了。”黑白無常都慢慢舉起了鐮刀,做出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卻又不敢輕舉妄動。

    這是一個令人沉醉的清晨,離天空越近的地方,那里的陽光就顯得越純粹,純粹到一塵不染。雪花洋洋灑灑地飄零著,不知疲倦,六邊形的花朵,美得比高山稀薄的空氣還令人窒息。

    這一片銀裝素裹的雪山很妖嬈對嗎?只是這樣美輪美奐的畫卷似乎少了一對主角。

    我們再仔細看看,其實他們正相互依偎著,就和正常的戀人一樣,這樣的擁抱一方面是因為這雪山之真的很冷,抱得緊些就可以相互取暖。一方面是因為這對戀人正是蜜月期,黏得實在分不開。

    他們終于等到了日出。這是經歷了漫長黑夜守候之後,天際送給了他們最美的禮物。

    女生突然問了男生一個問題。

    “親愛的,你喜歡這樣的蜜月嗎?”

    男生輕輕捂住她的臉頰。

    “真拿你沒辦法,能想出這樣鬼點子,在雪山度蜜月。”

    “嘿嘿,這樣才難忘啊。”

    男孩不說話了,不知是因為天氣太冷了,還是女孩的問題太冷了。

    “我們一定會“你喜歡就好,不過度完了蜜月我們就要有一些更重要的任務了。”男生一邊搓著雙手一遍邊哈著氣,熱氣一瞬間就在兩人的頭頂化成一縷縷白煙。


如果您喜歡,請把《草木奇談》,方便以後閱讀草木奇談第二十九章 無常(中)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草木奇談第二十九章 無常(中)並對草木奇談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