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類別︰ 作者︰奇海 書名︰原來幸福這麼近
    盛暖暖到家先給爸爸媽媽他們打了電話說平安到家,就被爸爸媽媽催著掛了電話,待盛暖暖洗完澡擦頭發的時候,拿起手機一看有粱宣熠之前發的微信,寫著︰已到家,勿念。

    盛暖暖心里啐了一口︰誰念了。還是回了微信︰剛洗完澡,才看到信息,到家就好,快休息吧。

    信息剛發出去,粱宣熠的電話就來了,盛暖暖接起就問︰“還沒睡?”

    就听到粱宣熠低沉的笑聲︰“也剛洗完澡。”

    盛暖暖有些好笑的說︰“那快吹干頭發睡覺,明天要早起上班的。”

    那邊,粱宣熠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好,你也是。”

    盛暖暖笑著說︰“知道了,不說了,我吹頭發去了。”

    粱宣熠回復說︰“好,快去。”

    盛暖暖就掛斷了電話,將頭發吹干後,準備檢查一下手機鬧鐘設置,就睡了,就看到粱宣熠又發了個微信信息︰已睡,晚安。

    盛暖暖笑了一下,也回了個︰已睡,晚安。

    周一剛上班,盛暖暖正在忙碌的時候,部長來找盛暖暖,問盛暖暖︰“小盛,明天能否去C市緊急出差幾天?周二去,周末回來。”

    盛暖暖點頭問︰“好的,是什麼事?”

    部長詳細說了一下,是公司在C市各大學的校園招聘工作,本來部門這邊定的是林姐,但是林姐還在國外出差,而當前部門在S市又有招聘考官資格證的就是盛暖暖了,所以問問盛暖暖能不能去。

    盛暖暖听到C市各大學的校園招聘工作,那肯定有C大啊,可一定得去,立刻承諾︰“好的,我這就訂票。”然後,又問部長︰“回程票定到周日可以嗎”

    部長爽快答應後,盛暖暖就迅速查票訂票,因招聘考官組其他人今天都到了,盛暖暖得趕在周二早上9點前直接到招聘第一站C大和其他考官們匯合,盛暖暖就定了周二早晨5點的機票,2個多小時的飛行,順利的話,8點多應該就能趕到。

    當然,既然部長已經發話回程可以定周日的票,盛暖暖回程就定了周日中午的機票,這樣周六一天就空出來可以和貝貝媽、圓圓媽這兩位多年不見的好姐妹,盛暖暖愉快的想。盛暖暖效率極高的定好往返票,填寫出差申請,再忙了會兒工作就到中午吃飯的時間了。

    午休的時候,盛暖暖以前除非有工作忙,不然一定會抓緊午休的一切時間午睡小會兒的,今天盛暖暖想到就要見到多年未見的好友們,心情激動,待午餐後一回到辦公位,盛暖暖就第一時間摸出手機,在宿舍姐妹群里發言︰好開心,明天就要去C市出差啦,[開心][開心][開心]。

    貝貝媽和圓圓媽看到盛暖暖的留言,紛紛冒泡,得知盛暖暖的具體行程後,三人就開始熱情高漲的規劃周六和周日半天的行程安排,李言薇看到後不甘心的冒泡喊︰我也要去!

    貝貝媽[email protected]薇薇,平時你都經常能見到暖暖的,我們可是畢業十年後第一次見暖暖呢,想想也沒有那麼不平衡了不是?

    薇薇[email protected]貝貝媽@圓圓媽,平時你倆個也經常見面的啊,我都好久沒見過你們了[想念]

    盛暖暖[email protected]薇薇,等你家二寶出生後,咱們再聚啊。

    薇薇︰好,那我們可就說定啦!你們多拍些照片,我可就指著美圖以解相思之意。

    ……

    盛暖暖幾人約定好行程安排,微信群又回歸了安靜,大家趁著午休時間還沒有完全結束抓緊時間好好休息休息,下午上班的精神才好。

    盛暖暖閉上眼楮想起來當年大學時候的生活,盛暖暖、李言薇、貝貝媽還有圓圓媽她們同專業同寢室的,湊巧的是大家的興趣愛好又很相投,所以四年的大學生活她們每天學習之余,一起吃吃喝喝,周邊玩樂,生活真是即滋潤又快樂。

    大學畢業後,貝貝媽和圓圓媽直升C大本專業的研究生,盛暖暖和李言薇跨專業考了Z大的研究生,也都同時考上了。在Z大,盛暖暖和李言薇兩人雖然不是同一個專業,但宿舍就在隔壁,所以她們的關系越來越鐵,及至後來兩人先後畢業也是前後腳來了S市工作,而貝貝媽和圓圓媽研究生畢業都也都留在C市繼續深造或工作,所以平時的聚會一般就是盛暖暖和李言薇聚,貝貝媽和圓圓媽聚,這次盛暖暖能到C市出差,見見貝貝媽和圓圓媽真的很開心。

    午休時間很快就結束了,盛暖暖打起精神投入的工作,很快就到了下班時間,還是粱宣熠來接,路上粱宣熠一邊開車,一邊瞄到盛暖暖唇角一直上揚,顯示是心情很好的樣子,就問盛暖暖︰“今天這麼開心?有什麼好事?”

    盛暖暖听到粱宣熠的問話就抬手摸摸臉,笑著說︰“笑得很開心?”點點頭說︰“是有好事,明天我去C市參加校園招聘,又可以見到以前的好姐妹啦。”

    粱宣熠就問︰“出差?去幾天?”

    盛暖暖開心的說︰“明天去,周日中午回。”

    粱宣熠點點頭說︰“明天幾點出發?我送你。”

    盛暖暖對明天的出發時間記得很清楚立刻就回答說︰“早上5點20的飛機,時間太早了,你會休息不好的,我叫個車就好。”

    粱宣熠不同意︰“這麼早叫不到車怎麼辦?”

    盛暖暖覺得不大可能叫不到車,就說︰“不會的,應該可以的。”

    粱宣熠還是堅持︰“我明天早上4點到樓下等你。”

    盛暖暖看粱宣熠堅持,也就沒再說叫車的話,就說︰“好。”然後又補充︰“那你今天要早些休息,不然明天工作會沒精神的。”

    粱宣熠笑了笑︰“好。”然後,又問盛暖暖︰“周日的航班?我接你。”

    周日的航班具體時間盛暖暖還真沒記住,就說︰“等等我看看。”然後就掏出手機看了訂票出票的信息,才告訴粱宣熠。粱宣熠听完後,先表示記住了,然後就開始笑盛暖暖︰“哪有人出差不記住自己的航班信息的,萬一誤機了怎麼辦。”

    盛暖暖抗議說︰“哪兒有沒記住,去程的我就記住了。”

    “那是只打算去,不打算回了?”粱宣熠就問。

    盛暖暖繼續辯駁︰“這不到周日還有好幾天呢,出發前記得就好。”

    粱宣熠听到盛暖暖的話,一邊開車,一邊挑眉笑說︰“要是出發前也忘了呢。”

    盛暖暖白了粱宣熠一眼說︰“我可是個認真仔細的人,絕對不會忘的!”

    ……

    盛暖暖回到家後,給爸媽爺爺打電話說了要出差的事情,然後就開始打包出差的行李,又特意翻出了之前在法國出差給貝貝和圓圓買的小禮物,之前想郵寄但出差回來後事情不斷,一時沒有寄出就一直放到現在了。把它們也裝到行李箱里,收拾好行李箱後,盛暖暖就把家里簡單整理一下,發現廚房里還幾顆土豆,想了想就決定明早稍早些起來做成土豆餅當早餐。

    家里整理好,盛暖暖再洗個澡,吹干頭發就準備睡了,睡前拿起手機設鬧鐘的時候,就看到九點多粱宣熠就來了個微信寫著︰已睡,晚安。盛暖暖抬手看看時間已經晚上十點了,估計粱宣熠已經睡著了,順手就回了個︰晚安,然後也就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盛暖暖稍微提前一點兒下樓,看到粱宣熠已在樓下倚著車等她了,趕忙前說︰“怎麼到了沒和我說一聲。”盛暖暖一邊說一邊把手里的食品袋遞給粱宣熠。

    粱宣熠盛暖暖遞過來的紙制食品袋,發現拿到手上還是熱的,就問︰“這是什麼?”

    盛暖暖期待的看向粱宣熠說︰“土豆餅,嘗嘗看?”

    梁宣熠就立刻打開食品袋開吃了,盛暖暖看他吃得還挺香的樣子,就問︰“怎麼樣?”

    梁宣熠邊吃邊點頭夸贊︰“好吃!”

    盛暖暖笑笑點了點頭,也不說話,就靜靜地看著他吃,等梁宣熠快吃完的時候,盛暖暖這才說︰“這種做法的土豆餅,其實,我還是第一次嘗試。”

    盛暖暖說完就看到梁宣熠似乎是給噎住了一下,忙將之前一直拿在手中的牛奶盒插上吸管遞給粱宣熠,抿嘴一笑,施施然補充說︰“放心,我先嘗過覺得還可以入口才拿給你的,沒拿你當第一個試驗品。”

    梁宣熠咽下口中的食物,接過盛暖暖遞過來的牛奶,喝了一口,然後眯眼笑說︰“我很樂意當第一個吃的人。”

    盛暖暖對此人的甜話技能已經免疫了,搖頭笑了笑就當沒听見。梁宣熠三兩口把剩下的餅吃完,喝完牛奶,就說︰“我們就出發了?”然後就把盛暖暖的行李箱放到後車箱,兩人一起上車往機場出發了。

    清晨的航班,到機場的路都很順暢,機場的人也不多,盛暖暖很快的就辦完登記手續過了安檢,之後要搭乘的航班沒有晚點,準時的登機,準時起飛也準時到達了C市。出了機場,盛暖暖估算了一下時間應該趕得及和大家一起出發去C大,干脆就直接打車到了住宿的賓館。

    盛暖暖到的時候,這次校園招聘的考官們正在集合,準備就出發去C大了,盛暖暖沒時間辦入住手續了,就先寄存了行李,然後和大部隊一起乘車來到了C大。

    這次的招聘行程安排是上周就開始一周的廣告宣傳,然後這周一是公司的招聘推廣會,周二和周三是各大高校招聘考點安排筆試,周四和周五就是根據筆試成績進行面試。周二前的行程都主要是人力資源部的人負責,周二開始就是面試流程啟動了,就輪到考官們出場了。

    因C市就C大最出名,所以,周二全天都是C大招聘會場的考試安排,上午、下午各有一場考試,因為有好幾個考場,所以考官們就幾人一組負責監考。盛暖暖還是第一次當監考老師,在發了試卷開考後,放輕了腳步的在考場里來回巡視,然後新奇的看著考生們的考場百態,盛暖暖覺得偶爾當當監考老師也蠻有意思的。

    盛暖暖和同組的考官們一起吧早上的試卷都封裝好,就到了午餐時間了,大家匆匆吃完午餐,也來不及休息,就都回到考場,開始下午的考試前的準備工作:清點試卷,座位上貼著的考號更新等等。

    一天的考試全部考完,盛暖暖才發現艱巨的工作才開始,試卷種類眾多,而且主觀題的數量很多,考官們只能采用流水作業來改卷,很快就到了晚上十一點,還有好多試卷沒改完,考官們就開始吐槽自己看到的奇葩考題答案來給大家提提神,有人說什麼都沒寫全是空白;有人說空白還是好的,至少改的時間快,這答案寫得滿滿當當的可是每一步都和本題完全無關,還得仔細看完,然而看完後就是想給分也給不了;有人說還有直接寫的不會,請閱卷的考官給出答案……。就這樣大家說說笑笑,困意暫時就被趕跑了。

    等把所有的試卷改完,統計完分數,交給人力資源部的人明天按成績的排名來電話通知參加面試的人,牆上的掛鐘已經逼近了凌晨一點,盛暖暖悲催的想到自己的黑眼圈短期內看來是沒救了。

    盛暖暖累得來洗澡的力氣都沒了,但為了維持形象,還是強撐著沖了個澡,頭發想想昨天才剛洗過,就決定先不洗了,明晚再洗,明天就把頭發全部扎起來好了。睡覺前照舊檢查第二天的鬧鐘設置,發現有粱宣熠的微信,就忙回了過去,剛發了信息,粱宣熠的電話就來了,盛暖暖接起來,聲音疲憊的說︰“還沒睡?”

    粱宣熠說︰“睡了,起來喝水。”然後又關切的問盛暖暖︰“忙到現在?”

    盛暖暖打個哈欠說︰“是啊,才剛忙完。”然後又沮喪的說︰“明天肯定還和今天一樣忙得水顧不上喝。”

    粱宣熠听著盛暖暖的疲憊的聲音忙催她快休息︰“那就快休息,明天記得把水杯全程帶上,這樣總能想到喝水的。”

    盛暖暖困得頭都一點一點的了,迷迷糊糊的說︰“好,你也快睡,半夜起來喝水可不是好習慣。”然後就听到電話那頭粱宣熠輕輕的笑聲,之後盛暖暖就已經睡著了,也沒留意電話到底是啥時候掛。

    第二天,行程和前一天也差不多,區別就是其它幾個高校的考點是分散的,但考官分組和之前還是一樣,只是按組分開而已,還是照舊白天監考,晚上徹夜改卷,不過這天盛暖暖再忙也記得喝水了,因為有了之前一天的經驗,這天改完試卷還比較早,不到晚上12點就改完了,盛暖暖回到房間給粱宣熠發了微信說忙完了,要睡了,你也早些睡。就去洗澡洗頭了,洗完出來一看粱宣熠回了信息寫︰好,已睡,晚安。盛暖暖看到粱宣熠的信息就笑了,快快吹干頭發也睡了。

    周四周五面試也不必前兩天的工作輕松,這次是兩人一組,進行綜合性的面試,因這次人不夠,時間也不夠,沒有安排專門的英語組,所以綜合面試的時候,除了基礎信息、技術、綜合素質還有英語都要面試官全方位的評估。

    所有人一直忙到晚上8點多,才將周四全天的面試工作完成,之後就是各組統計分數,匯報情況,最後綜合評估所有面試人員的情況,按照討論的排名從高到底優先錄取。

    直到周五晚上十點多,面試考官組所有招聘的工作才算完成,剩余的事情就是人力資源部的人接手了,盛暖暖放松下來,回到房間後就給自己敷了個面膜,然後就趕緊休息了,明天一早可是要以最好的狀態迎來十年來第一次的宿舍姐妹聚會!

    ! ()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原來幸福這麼近》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原來幸福這麼近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原來幸福這麼近》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