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空山不見人

類別︰ 作者︰碧霞宏輝 書名︰清荷手記之斜月樓
    歐陽丹一夜無眠,輾轉反側直到早上才迷糊睡了。听見逝水在外面喊他,便眯縫著眼楮從床上下來,打開房門。

    逝水見歐陽丹睡眼朦朧的樣子,心想他昨晚應該是照顧自己沒有睡好。便說道︰“歐陽丹,我以為你走了。你還沒有睡醒的話就先去睡覺吧。”

    歐陽丹听她說話,有了些精神,又嘻笑起來,“听你喚我喚得這麼急,你是舍不得我走吧!”

    逝水和他認識不到兩天,卻已經習慣了這個人的嬉皮笑臉。說道︰“誰舍不得你,我是看我自己穿著你的衣服,要問問你誰給我換的。”

    說完後,逝水的臉不由得紅了,萬一真是歐陽丹換的呢?

    “你看這房子還有沒有人,當然是本少爺我好心好意給你換的。總不能讓你穿著一身血淋淋的衣服睡了吧!”歐陽丹一夜思前想後,左右覺得娶便娶了,說話便自在起來。

    逝水此時非常後悔自己問了這個問題。裝聾作啞朝樓下走去。

    “哎,你怎麼沒反應啊!我不是跟你說了是我給你換的衣服嗎?”歐陽丹覺得逝水這樣的反應也太沒所謂了。自己因為這件事情輾轉難眠了一晚上,她卻跟個沒事人一樣,真是豈有此理。

    他也跟著她下樓來,準備興師問罪一番,卻听她問道︰“歐陽丹,這個地方有沒有什麼吃的,我很餓了。我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可以吃的東西。”

    這一問把歐陽丹也問住了。

    這是建成後第一次投入使用,一切都是新的,除了家具和被褥衣服之類的,什麼都沒有購置。

    “你等等啊,我去給你拿。”歐陽丹跑到院子里驢子歇腳的地方,從驢背上取下包袱,拿到逝水面前。

    “這個里面應該還有些吃食,我找找看。”歐陽丹把包袱在地上攤開,除了兩件衣服,什麼都沒有。

    他們兩個人面面相覷。

    “這樣吧,我去山里打只野兔烤了,找兩朵蘑菇燒湯,吃了過後我騎驢到山下去買些糧食回來。”歐陽丹把包袱交給逝水。

    逝水把包袱放在旁邊的小桌上,說︰“兔子就算了,現在不想吃。蘑菇你也不一定認識,萬一采到毒蘑菇吃了怎麼辦。剛才我圍著這房子轉了一轉,發現屋後有一棵長滿果子的樹,不如去看看。”

    “嗯,這樣也好,你既沒有胃口便先吃點果子,然後我再去山下買點米買點菜。”

    他二人便繞到房子後面,果然有一棵樹,高高地屹立著,樹頂上面結滿了紅色的果子,卻不認識。

    “這果子沒見過,也不知能不能吃?”歐陽丹看著滿樹的果子疑惑了。

    逝水仔細朝樹上看,發現林蔭里有鳥正在啄食紅果,便說道︰“既然鳥兒能吃,怕是沒有毒的,我們也摘一個來嘗嘗。”

    歐陽丹飛身上去摘了一個下來,掰開一看,里面全是籽兒,只有面上一層皮包著的果肉。

    逝水伸了一下舌頭,說道︰“要不先喝點水吧。”

    歐陽丹也笑了,“喝水也能管飽不成。我還是立刻就下山,快速買些吃的回來,你安心在這個空山別墅待著,我去去就回。”

    逝水跟著歐陽丹到了空山別墅前面,看著歐陽丹牽驢子下山去的背影,生起一絲熟悉的記憶。

    歐陽丹快步下得山來,最近的鎮子便是浣水。他剛走到浣水,便見到處都有人在討論︰“西門家竟然把霧山派也給滅了,這霧山派雖不是良善之輩,畢竟和西門家也是幾十年的交情,不知道怎麼得罪了西門家,竟然在浣水被人滅門了。西門如冰這個殺人魔頭難不成到浣水來了?。”

    路上行人個個小心翼翼,形色匆匆。

    歐陽丹這才知道昨晚圍攻逝水的一群人是霧山派的人,心想他們出手毒辣,也是死有余辜。

    他趕緊置辦了柴米油鹽,買了一大堆菜,全都放在驢子背上。看了看四周,確定無人跟著他,便匆匆趕回了山上。

    逝水站在院子門口等他。

    歐陽丹笑道︰“我說你舍不得我,一會兒不見便跟到門口來了。”

    逝水沒有搭理他,看著歐陽丹這樣一個翩翩公子竟然牽著一頭驢已經是奇觀了,現在他又讓驢子馱了一堆米菜,更是覺得這個人是如此的與眾不同,自在隨意。

    歐陽丹從驢子背上摸出一個黃油紙袋遞給逝水︰“先吃點點心墊著,我這就去給你煮吃的。”

    逝水見歐陽丹這麼快回來,肯定是一路頂著毒日頭跑回來的,便說道︰“你一個大少爺,怎麼會這些事,還是坐下休息,喝點水,我去煮點吃食。”

    歐陽丹把東西都搬到了廚房,听她如此說,竟有一些異樣的親切。除了昨晚見到的那一幕,他怎麼都不能把她和西門如冰這個名字聯系起來。

    “逝水,浣水鎮今天已經炸開了鍋,都在討論西門家滅霧山派的事,你在這里安心住著,暫時先不要露面了。”

    逝水正打水淘米,听他如此說,知道銀絲劍的傷口任誰都造假不了,自己的行蹤已經暴露。“我若留在這里,你必定會受到牽連。”

    歐陽丹見她此時反而在考慮他的安危,便說道︰“我歐陽丹的地盤還沒有人敢輕易造次。這是我新闢出的住所,深山密林中,路又小又窄,山又高,基本上是沒有人來的。外面這麼亂,我不會讓你一個人走的。”

    逝水沒有說話,她現在也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去哪里。

    歐陽丹拿過她手里的木瓢,輕輕扶著她到凳子上坐下。“天下再沒有幾個這樣安全的地方了,你就在這里安心養傷,其他的事就不要想了。”

    他把木瓢里的米淘淨,說道︰“我沒有做過這些,你跟我說怎麼做,我也學一學。”

    逝水看著他,沉默了半天,還是開了口︰“歐陽丹,你明明知道了我的身份,為什麼還要對我這麼好。”

    “我認識你的時候,你是一個有趣又自由的好姑娘。除了對人稍微有些敵意和防備,長得不算太漂亮之外,其他都沒什麼。我自然知道西門家是什麼樣的,也知道傳聞中的西門如冰是什麼樣的。但是我見過你一個人落寞的游蕩,听聞了你瘋魔的掙扎,也見過你在黑夜的廝殺。你只是我眼中的樣子,是我親見的模樣,其他的都不重要。”

    這是歐陽丹經過昨晚無眠的思索得出來的結果。

    逝水听了有些動容,強壓著淚水不讓它流出來。過了一會,她破涕為笑,說道︰“歐陽丹,怎麼辦,我也不會做飯。”

    歐陽丹看著她一臉發懵。

    “我自小沒學過這些。”逝水抿著嘴唇,像做錯事的孩子。

    歐陽丹看她的樣子,只得說道︰“這樣也好,都不會做飯,就一起學著做一做,好不好吃都認了。”

    “也只能這樣了。那你往鍋里多倒些水,有水可能會好煮一些。”逝水站起來要去拿菜。

    “你想做什麼告訴我,我來就是。你的手受傷嚴重,本來該躺著好好休息的。如今你坐在那里便好。”歐陽丹過來輕輕按住她坐下。

    “我只是左手受傷了,右手和腳又沒事,不要把我看得那麼嬌氣。”逝水看著殷切的歐陽丹,難以想象這個少爺公子如何會過這樣的日子。

    “知道你不嬌氣,但我既然在這里,你便好好坐著就行。你剛剛打算做什麼,我來做。”歐陽丹看著這個受了如此重傷的女子還這般逞強,不禁有些心疼。這是怎樣長大的女子,身受重傷仍然不肯流露一絲脆弱。

    “我剛才想洗點青菜放在米里一起煮。”逝水被歐陽丹這樣小心照顧著,一時間想問問自己是何德何能,能被這樣愛護。

    歐陽丹取了些青菜洗干淨,照逝水說的做了,安安靜靜煮了一鍋菜粥,和逝水一起吃了。

    歐陽丹扶著逝水上了樓,“你需要好好躺著休息,今天不要再起來了。”

    逝水點了點頭,“看你的神色,你也沒有休息好,今天又跑了那遠的路,也回去歇一歇吧。”

    他們各自回房。

    逝水想著行蹤敗露的事睡不著,再看看自己身上仍然有些微血腥的味道,便等著歐陽丹差不多睡著了,悄悄走到柴房里燒水沐浴。

    自己的那一身衣服已經被歐陽丹處理了,只好仍舊穿歐陽丹的。無奈除了這一身衣服,她也沒有別的衣服替換了。

    她把早上從院子里采的花瓣滿滿地鋪在水里,左手臂浸出血跡。她知道自己太過用力,還沒有愈合好的傷口又裂開了。

    逝水強忍著疼痛,小心翼翼地除下身上的衣服,坐到大木桶里。

    為了不沾濕左手的傷口,她不得不把手一直放在木桶邊緣。

    歐陽丹睡得淺,听到樓下有動靜,便下來看看,卻見逝水在柴房中沐浴。連忙遮了眼楮,轉過身去。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清荷手記之斜月樓》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清荷手記之斜月樓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清荷手記之斜月樓》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