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令牌

類別︰ 作者︰素子落 本章︰第二百七十六章、令牌

    “好了,現在干淨了。我這才發現,玖兒似乎很少用那些胭脂水粉。”墨君卿為慕容清玖擦干淨臉上易容過的痕跡之後,又輕聲的說了這麼一句。

    慕容清玖聞言眨了眨眼,她接話道︰“我不喜歡臉上膩膩的感覺。其實抹不抹粉都是那麼回事兒,涂再多的粉也改變不了本質。面容的好壞是天生的,我覺得最真實的東西沒有必要隱藏。”

    慕容清玖覺得容貌的好壞不在于別人的評論,只要自己認為好就可以了。她一向不在意別人對她的評價,雖然有的時候他人的評價能夠改變一個人的命運,但是至少她覺得容貌的好壞不會改變她什麼。

    “墨什麼時候對這些東西這麼在意了?”慕容清玖小小的咋了下舌,她意味不明的問道。

    她是不會相信墨只是那麼隨口的說一句而已,那麼墨的這個意思,該不會是在追究她方才跟那兩個男子糾纏的事情吧。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她還真是沒有辦法跟墨解釋清楚了,畢竟那個也算是……事情的需要吧。咳,雖然不那麼做也是可以的,不過她已經一時興起了啊……

    “我只是關心一下玖兒,並沒有別的意思。”墨君卿聳了聳肩,說的很是放松。他的確是想要多了解一些關于玖兒的事情,當然除了這些,他還想了另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後慕容清玖易容了他要第一時間發現,並且一直跟著她,這樣的話他就永遠都不會找不到慕容清玖了。

    慕容清玖聞言有些不相信的眨了眨眼楮,她歪了歪頭,像是在思考墨君卿話語的真實性。隨後慕容清玖抿了抿唇道︰“既然墨這麼說了,那便是吧,反正也沒什麼。”

    慕容清玖其實是不怎麼相信墨君卿的話的,但是現在她除了相信便找不到什麼別的答案了,墨既然沒有責怪她,那除了想要了解她以外,她覺得墨真的是無法再對她有什麼別的企圖了。其實本來她身上就沒有什麼是別人想要得到的,或許有些人會對她所擁有的財產感興趣,但是墨絕對不在這些人里面。

    墨君卿知道慕容清玖可能不是很相信他說的話,但是他也並不在意,嘴角稍稍向上揚了一下,他裝作沒看見一樣撫了撫慕容清玖的發絲,隨後將她攬入懷中,閉上眼楮淡笑著不再說話。

    慕容清玖本來是想要將墨君卿掙開的,不過一想到她現在摸不清墨君卿的想法,因此也就老老實實的待在墨君卿的懷中了。她一直低著頭呆呆的看著墨君卿攬著自己的大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慕容清玖錯過了墨君卿後來睜開眸子看著她的那種別有深意的神色。

    轎子一路搖搖晃晃,就在慕容清玖還在發呆的時候,轎子穩穩的落在了宮門口。轎子落地時的聲音讓慕容清玖一下子回了神,她稍稍掀起簾子的一角問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怎麼又停下來了?”

    慕容清玖覺得是到宮門口了,但是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發呆了多久,因此還不敢確定是否真的已經到了宮門口。

    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墨君卿在方才慕容清玖下轎子跟那兩個男子談論的時候跟那四個侍從吩咐了什麼,這四個侍從沒有再含糊的回答慕容清玖的問題,他們一個個都是畢恭畢敬的模樣,其中一個似乎是這四個人中的頭,他轉過身子頷首回答了慕容清玖的問題。

    “回王妃的話,已經到宮門口了。還請王妃將令牌給屬下,好讓守宮門的侍衛開宮門。”

    慕容清玖听言斂了斂眸,忽然間有一種想笑的感覺。她這才想起來每一個府都有令牌,那是身份的象征。父親給過她一塊將軍府的令牌,那令牌還是應了她的要求特意做的小一些方便攜帶的。而鄞王府的令牌,她非但沒有,而且連見都沒有見過。

    這個時候慕容清玖忽然想起了夢依萱,她在想夢依萱會不會有鄞王府的令牌,畢竟在她沒有入住鄞王府的時候,夢依萱可是經常去的,那時候墨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決定疏遠夢依萱,那會不會給夢依萱代表著鄞王府的令牌呢……慕容清玖想著想著,竟是又走了神。

    “瓏璁——”一個清脆的聲音讓慕容清玖立即回過神來,她看到了一個小巧的玉質令牌和一個稍大一些的玉質令牌在自己的面前晃悠,而那令牌上面清晰的“鄞王府”三個大字讓慕容清玖一下子激動了起來。

    “我之前見過你那將軍府的令牌,當時邊想著你可能不喜歡這種極大的令牌,因此特意命人做了一個小的。昨日才剛完工,現在便給玖兒了。待會兒跟侍從們說一下,讓守門的侍衛注意一下,別以後不認你這小巧的令牌。”墨君卿不知道什麼時候睜開了眸子,他含笑的看著慕容清玖,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

    慕容清玖听言驚喜的接過了那兩個的令牌,她不知為何臉頰有些泛紅,方才想的那些關于夢依萱的事情都已經拋之腦後了。

    她還以為墨不給她令牌是還沒有真正的認可她的身份,沒有想到是為了特意給她做一個小巧的令牌。這樣看來,墨當真是為了她廢了不少心思,她不應該在墨沒有做出什麼反應的時候就妄自揣測他的意思。

    “好,勞煩墨了。”慕容清玖滿足的笑了,隨後她將兩個令牌都給了外面的那個侍從,並吩咐他去跟守門的侍衛們說墨君卿跟她說的那些話。

    那個侍從接過令牌連忙應聲去了,他接過令牌之後明顯比之前對慕容清玖還要恭敬。或許之前他們對慕容清玖不是很尊敬的原因就是在于她沒有鄞王府的令牌吧,但是現在慕容清玖已經不會去想那些事情了,現在她的一切情緒都在墨君卿給她的那個小巧的令牌上面了。

    慕容清玖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異常的高興,但是很久都沒有這麼開心過的她覺得這種感覺很好。

    ()


如果您喜歡,請把《亂世謀,邪妃天下為聘》,方便以後閱讀亂世謀,邪妃天下為聘第二百七十六章、令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亂世謀,邪妃天下為聘第二百七十六章、令牌並對亂世謀,邪妃天下為聘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