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安詠絮19歲之前的經歷

類別︰ 作者︰紫瓊兒 書名︰守到情來,總裁的二手新妻
    安詠絮咬了咬唇,好一會兒才抬眸直視他,“對不起,當年確實是我對不起你,如果你一直耿耿于懷的話,我覺得那張合照就不該再有了。”

    雖然她真的很想和他就這樣走下去,可是他一直揪著不放的話,這張合照要來也沒什麼意義攖。

    唐予謙盯著他半響,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地問出第二件事,“這五年,你和閻洛在一起是為了安安?”

    “是。”這倒沒什麼好隱瞞的,也省得她解釋一大堆了。

    唐予謙看著她,沒有再說話。

    安詠絮也看著他,可是他看不出他過于幽深的眼里是怎樣的情緒,太深沉,太平靜了,瞧不出是喜還是怒償。

    看來,他到底還是介意的。

    安詠絮垂眸暗嘆。

    唐予謙起身,背對著她說,“為了別人的孩子,你把自己糟踐了五年,我們那個孩子,你卻輕易舍掉。”是當他傻嗎?

    說完,他走出房間。

    似是幽怨,似是嘆息的一句話讓安詠絮如同萬箭穿心,臉色刷白地抬頭看去,卻只看得到他走出房門的背影。

    是啊,表面上看來,她對一個不相干的孩子尚且能做到這份上,對他們的孩子卻說打掉就打掉,太讓人寒心了,也虛偽得可笑。

    她一直都知道,孩子始終是他心里的痛,她卻一直在他的傷口上撒鹽。

    原來,不是在一起就能好好的。

    他們之間永遠有一道裂痕在,好不了。

    ……

    書房

    韓諾看著自家少爺從房里出來後就略顯陰沉的臉,暗猜是不是那位安小姐又讓他不痛快了。

    既然不痛快,為什麼還把人帶回來?說到底還是因為放不下,反正他是看不出那個女人有什麼值得人瘋魔的地方。

    “查一下安詠絮19歲之前的經歷,還有五年前她有沒有血崩,查不出來就給我用非常手段!”唐予謙忽然冷聲吩咐。

    韓諾怔了下,點頭應是。

    “還有閻洛,五年前他好像都是銷聲匿跡的。”是他回到唐家之後的一年這個閻洛才高調地冒出來接管閻氏集團。

    “不是說他是閻老的唯一孫子,在背後為閻老出謀劃策嗎?”韓諾提出疑問,得到一記利光,趕忙低頭,“是。”

    唐予謙起身看著落地窗外不遠處的那片花地。

    要不是當年在她提分手的前一個月她行徑可疑,在他面前總是心不在焉,再加上親眼目睹她在學校和姓慕的在一起,又同進酒店,他不可能會相信她有了更好的選擇。

    那時候的慕奕天和那時候的程予謙確實是天差地別,那時候的她,也還太年輕。

    韓諾還沒有出去,因為知道唐予謙肯定還有話要說。

    半響,唐予謙回過身來,“老頭那邊怎麼樣了。”

    “唐老暗中預留的勢力和財力都被抽得七七八八了,原本被唐老說服的那些人全都丟出財團讓他們自生自滅去了,現在唐老也是孤掌難鳴。”韓諾將這幾天做的一一詳細稟報。

    他原本也是唐老的人,可是被策反後就只幫唐予謙做事了,唐老暗中安插培養的那些人一夜之間被唐予謙拔光了,就連唐家的人,哪怕再親,打斷骨頭還連著筋的那一套在唐予謙這里完全不管用。

    可以說他不把唐家人當回事,雖然他姓唐。

    這唐老要是好好的安享晚年也就算了,偏偏還培養著自己的人監視唐予謙,妄想能把他當提線木偶用,難道是越老越天真?

    “閻氏有什麼動靜?”

    “剛傳來消息,慕氏餐飲集團因為聲譽問題,面臨危機,閻洛已經成為他們的最大股東,而慕家某位在官場任職的人也因此接受調查。”

    “好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那幾張照片是閻洛做的,也打好了要將慕氏餐飲集團收入囊中的算盤。

    “只是,閻洛在這節骨眼上為什麼要入主慕氏?”韓諾提出這個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瘋子做事不需要理由。”唐予謙淡淡地說了句,轉身走出房間,“讓你查的事抓緊辦。”

    “是。”韓諾跟在後頭。

    一走出房間就听到樓下大廳傳來孩子童真稚嫩的笑聲,好不熱鬧。

    唐予謙往下看,就看到安詠絮站在一邊,溫柔微笑地看著安安被追得跑來跑去,她穿著他讓人給買的裙子,披著秀發,靜靜站在那里,光是看著就讓人覺得很安心。

    “抓不到!秦叔叔抓不到!”安安聰明地躲到他媽媽身後去,探出小腦袋做鬼臉。

    秦少羿看著安詠絮,很狗腿地喊了聲,“嫂子好!”

    上次她在酒吧那一壯舉可讓他印象深刻,原本還以為是只溫溫柔柔的小白兔,沒想到是只會咬人的。

    “叫我詠絮或者小絮就好。”安詠絮有些尷尬。

    “好的,小絮。我是秦少羿,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為你而存在。”秦少羿從善如流。

    “……”安詠絮滿臉黑線,她是被表白了嗎?可看他的眼楮,她就知道他是在逗她玩。

    秦少羿意味深長地看了眼安詠絮,然後看向安安小盆友,“你不讓我給你打針,那我就給你媽媽打咯!別忘了,你媽媽也和你一樣生病了,我把你那份打到她身上去。”

    “不要!”安安馬上站出來擋在他媽媽前面,伸出兩條小胳膊,“給你打吧,媽媽那一針也算我的。”

    秦少羿撲哧而笑,“可是小孩不能承受大人的劑量,所以你媽媽還是得打。”

    “那就打吧,這樣媽媽好得快!”安安趕緊把媽媽的手也伸出去。

    安詠絮微笑著看了眼秦少羿,摸摸兒子的頭,“安安打了媽媽再打。”

    秦少羿總覺得她看他的那一眼有點怪,可是明明很溫柔啊,為嘛他心里毛毛的。

    !!: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守到情來,總裁的二手新妻》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守到情來,總裁的二手新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守到情來,總裁的二手新妻》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