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因而無夢 十 - 卡提諾小說網

 

類別︰ 作者︰禪紫瑯 書名︰因而無夢
    院子里還有有紋身的男人,他們圍坐著幾個桌子拼起來的地方,吃著燒烤,男人中還夾雜著兩三個女人,一個畫著粗粗的眼線,一張圓餅似的臉。還有一個畫著又黑又細的眉毛,還有一個精致美艷,座位的旁邊放著一只閃亮亮的皮包,小眼楮厚嘴唇,叼著一根女士香煙。

    “這是妮妮。”

    簡丹妮幾乎要暈過去,妮尼瑪妮妮!但是考慮到第一印象,她沖著在座的禮貌的點了點頭。

    “來來來,嫂子,你和輝哥坐這。”一個平頭小伙往外挪了挪座位。

    “這麼漂亮哪搶過來的?”抽著煙的女人打趣的問道。

    “魚竿放著,自己上鉤的。”曲輝笑著摟了摟簡丹妮的肩膀。

    “來來來,敬美女一杯。”酒杯里盛滿了白酒,丹妮看了一眼不知何名的酒瓶子,一飲而盡。

    大臉粗眼線的姑娘叫慧慧,老公喝的全身出汗,拿起紙巾幫著老公不斷擦汗。

    “我在新國貿五樓做婚紗的,半層都是我的店,嫂子有需要找我。”她老公說。

    “她看不上你那個。”曲輝沖哥們擺擺手。

    “那就找人定制一個。”

    曲輝酒氣沖沖的問丹妮︰“你要哪種?找我哥們,行不行?”

    丹妮有點尷尬,哪有這樣的,不逼婚,逼婚紗啊。

    “行,行。”

    “妮妮,我們這幾個哥們,認識五六年了,那關系,絕對的鐵。”

    “知根知底。”

    “來,喝!”

    “嫂子,吃這個。”剛出爐的肉串被慧慧送到丹妮手上。

    一晚上的熱鬧,等丹妮把曲輝駕到車上的時候已經是大半夜,曲輝搖著手在車上,狀態還是很high。丹妮開著車,看著曲輝喝醉的樣子。

    “這才叫生活,丹妮兒。”曲輝說完話,抱著丹妮的臉,猛親一口。

    “你瘋了!”丹妮開著車,一把推開曲輝,曲輝在副駕駛傻傻的樂著。

    “我叫丹妮,OK?”

    “妮妮,丹妮兒!”

    “我不喜歡!”

    “送你回家?”

    “不用,不,用”曲輝擺擺手。

    “為什麼不用,都醉成這樣了?”

    “你想跟著我回家?”

    “不想”

    “我家父母都在,他們身體不好,再說,去了也不好,我不想這麼不正式”

    “不正式?”

    “老人在過夜也不合適是吧。”曲輝沒皮沒臉的笑著,被丹妮一巴掌捂臉上。

    “車放這,自己走吧。”

    曲輝拿下了外套,月的風已經有些涼了,曲輝拉著丹妮的手,站在路邊,抱了抱,搖搖晃晃的回了家。

    五人群里

    丹妮發來跟曲輝的照片,白底紫色青色紋路的襯衣,胸前排骨若隱若現,帶著墨鏡,目視前方在開車。

    簡海帶︰Mylove.配圖如下。

    歲寒︰胸前無肉二兩,情誼卻勝三千。

    鮑曉寧打開行李,將洗漱用品碼放在洗臉台上。同屋的郭經理翹著腿仰著臉玩手機,時不時的搖動幾下。

    “曉寧啊,別收拾啦。”

    “收拾好了。”

    “那走,張總等著咱們呢。”肥厚的胖子從床上跳起來,摟著鮑曉寧走出賓館。

    “咱們這次帶的項目,決定權就在你我二人身上,這張總肯定得使出渾身解數,哥們嘿,咱們可得抗住嘍嘿。”郭經理一邊走一邊拽著褲腰帶,往上提著有些長的褲子。

    張總早已在飯桌前候著,一看二位進來,起身迎著。

    鮑曉寧拿出項目資料,張總立刻讓手下人員接住。

    “郭經理,鮑部長,咱們今天不談項目,就是哥兒弟兄幾個喝喝酒。”

    “曉寧,我跟張總是老交情了。你也不用客氣,都是自己人。”

    “珍藏紅酒,來,給鮑部長滿上。”服務生拿著長巾纏住瓶口,給鮑曉寧的杯子里倒上。

    鮑曉寧是郭勇一手提拔,在最不被看好的人選里猶如一匹黑馬。

    “我看這鮑部長,絕對是忠厚之人。”張總敬了敬鮑曉寧。

    “曉寧,我小弟兄,一看我就喜歡,是咱自己人。”

    賓館里,郭勇喝的滿臉通紅,暈暈乎乎的還在玩手機,曉寧躺在床上看著電視。郭勇的電話響起來,郭勇立刻接听。

    “安排好了?”

    “給我兄弟也安排好。”

    “走,曉寧,唱歌去。”

    “郭經理,我就不去了。”

    “出來玩嘛。”

    “真不去了,困得不得了。”

    “真不去了?那我走了。”郭勇整理了整理塌到肚臍以下的褲子,去衛生間拿水理了理頭發。

    一個白天沒有見郭總的人影,回到賓館的時候,郭勇在床上打呼嚕,听到鮑曉寧進屋的聲音起了床。

    “郭經理,我跟他們的人員交流了一下,很多方面他們提供的方案不是太合適。”

    “這個都是可以操作的。”

    “但這個項目的操作性要求很高,這個成本做這個項目,不太合理。”

    “再觀察幾天看看吧,你今天辛苦了。”郭經理拍了拍鮑曉寧的肩膀,搖搖擺擺走出了屋子。

    晚上九點半,鮑曉寧掏出電話。

    “過來接我,我喝多了。”

    等鮑曉寧趕到的時候,張總從人堆里擠出來拉住了鮑曉寧的手,兩個長頭發的女孩順勢將鮑曉寧拉到了沙發上,女孩的大眼楮像黑色的瑪瑙,小手攀上了鮑曉寧的膝蓋,被鮑曉寧手立即推到邊上去。

    “屋里有什麼意思,好好玩。”郭勇白色襯衫,叼著西瓜站著吆喝了一聲,又坐了下來。

    另一個女孩代替了剛才那個女孩的座位,靜靜地坐在身邊,只是不斷地遞著水果,倒著啤酒。張總的人,也在不斷地勸酒。鮑曉寧最後怎麼出的包房他已經不清楚了,半夜口渴難耐,他記得睜了下眼楮,看到郭勇身旁有個肉肉呼呼的影子,頭太沉又睡了過去。早晨起來,胳膊酸酸地,往下看,竟躺著一個身材嬌小黑瘦的女孩子。

    他下意識就看了看自己,襯衫、皮帶一應俱全。女孩見他睡醒,起了起身,頭發有洗發水的香味,笑道︰“說要做按摩呢,看你太困,借了你肩膀睡了一覺,不介意吧”

    鮑曉寧走出了屋子,打車回了賓館。

    我在早上七點,一只手拿著電話,一只手收拾著送娃上學的東西的狀態下接了這個電話,沒好氣的說︰“干嘛干嘛?”

    “媳婦。”

    “干嘛干嘛?”

    “怎麼那麼凶?”

    我一听是廢話,拿遠了手機大喊,“你不知道每天七點我最忙嗎?!”立刻掛斷了電話。

    我總是這樣,暴躁狂一類的,時而女瘋子,時而有比任何人要賢良淑德。心情好一定會溫柔的、嬌滴滴的叫一聲“老公。”或者說一句孩子在怎麼怎麼樣之類的。心情不好煩躁就會忽視別人的想法,變成機關炮。我想我更多的時候充當了祖宗般的角色而忘記了鮑曉寧他是個男人,他也需要人疼。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因而無夢》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因而無夢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因而無夢》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