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詭異的梳妝台

類別︰ 作者︰11752594 書名︰不良道士
    趙飛交代完以後,只見他雙腿下蹲,咬破中指立即並攏,朝著正前方虛空一畫,一個標準的太極,疊加著“送”字出現在半空之中,猶如剛升起的一輪的太陽,顯眼那麼的刺眼。

    趙飛不加理會,口中繼續念叨著“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寧念陽世一撮土,不貪紅塵人世間,走!!!!”接著太極圖案疊加著“送”字,慢慢消散在視線中,但是緊接著,好幾只用肉眼能夠看到的幽冥鬼火從窗戶中飛了出去,許晴說時遲那時快,立馬上前潑掉盤子中的五谷雜糧,對著窗戶貼上了趙飛給她的攝魂咒。

    做完這些事,許晴慌忙了跑過去,看自己的母親醒了沒有,趙飛看見許晴的舉動,無奈的搖頭。

    對著許晴說道︰你真傻還是假傻,那有那麼容易就能醒過來的?

    許晴看著趙飛說道︰我是替我母親著急啊,還以為她會醒過來。

    你以為你母親是吃了九轉還魂丹啊,不要打擾她了,讓她繼續睡會吧,明天應該就沒事了,說完趙飛就拉著許晴出去了。

    出去後趙飛N瑟的做了一個數錢的動作,說道︰是到了給報酬的時候了吧!

    許晴鄙視的對著趙飛說道;沒想到你這麼貪財,做你們這行的不是隨緣嗎?

    誰告訴你道士就不用花錢了,道士就不用吃飯了嗎?幼稚!!

    許晴說著,就從抽屜里取出一疊鈔票,向著趙飛丟了過來。

    趙飛看見以後,心里想著許晴真是大方啊,少說也有七八千的樣子吧,有錢人真他媽闊氣,我決定我要做個有錢人!!

    趙飛拿著手里的鈔票把玩的說道;給我安排房間我要睡覺了。

    許晴用手指了指說道;就靠你前面的那一間房間...

    趙飛拿著愛不釋手的鈔票,向著許晴指的房間走了過去。

    看見趙飛那貪財的樣子,許晴又一次的把趙飛從頭鄙視到腳底。

    趙飛沒有理會許晴鄙視的眼神,走了進去,舒坦的躺在大床上,回想起剛才的事情,內心還是很擔心的,因為是自己生平第一次搞這種事,又沒有人指導,全憑自己所學習的辦法操作,一點經驗都沒有,萬一自己搞不定怎麼辦?

    趙飛就這樣想著,不一會就抱著鈔票睡著了。

    半夜三更,趙飛迷迷糊糊的听見客廳有人在說話,而且听這聲音感覺很縹緲,這讓趙飛的睡意漸醒。

    當趙飛起身拉開房門的時候,這縹緲的聲音也隨之也不見了?

    這時候趙飛立刻覺得情況不對,這座別墅絕對不像自己想的那麼簡單,其中肯定還有很多的貓膩。

    趙飛急忙撥通了許晴的電話,讓許晴到自己房間過來一下!

    趙飛,你要干什麼?許晴用怒氣沖沖的語氣問到!三更半夜的把自己叫醒,這讓許晴覺得很狂躁。

    額…你生氣個屁啊你,你趕緊到我房間過來,我有事和你商量,快點,趙飛大聲喊到!

    不一會,許晴穿著一身淺藍色,圖案是哆啦愛夢的睡衣,睡意朦朧的拖著身子走了進來。

    由于事出有因,趙飛一把將許晴按在床上,許晴一下子從睡意朦朧的狀態驚醒了,許晴以為我想要將她怎麼樣呢,大聲尖叫,反抗的說道;趙飛你個人渣,你想要干什麼,我可是在我家里!

    經過許晴的大力反抗,這時趙飛才發現自己的確有些莽撞了,如果讓人看到,絕對以為自己對許晴正要實施強硬手段。

    趙飛趕緊尷尬的放開了許晴,不過心里卻**的想著,難道不在你家里就可以對你怎麼樣了嗎?

    想法歸想法,自己絕對不可以說出來,這小妮子看似溫柔如水,實則霸氣外漏,如果讓她知道自己此刻的想法,絕對能讓自己死上八百回了!

    趙飛搖了搖手,慌忙的解釋到;不是你想的那樣子,你家里還有東西存在,而且還很棘手!我只是事出緊急,才把你按在床上的,只是你想歪了好吧?

    許晴這時才長出一口氣,放心了下來。

    急忙問到;前面不是已經讓你搞定了嗎?你不會是在忽悠我呢吧?

    趙飛氣急,大聲說到;你妹呀,本人一向都是光明磊落的,我有那個必要嗎?我剛才真的听到客廳有嘈雜的聲音,當我打開房門時,聲音頓時消失了!我是絕對不可能听錯的,而且昨天在你帶我走到你家門口時,我也感覺到了好像有一雙眼楮盯著我。

    許晴眼神這時才向四處瞅了瞅,被趙飛說的有點害怕,怯怯的說道;那該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只能暫時安排你母親搬出這坐別墅,然後另做打算了!

    那我們今晚到底要不要住在這里?許晴正說著,別墅大門開開了,嚇得許晴又是一聲尖叫,當他們轉頭看過去時,原來是許晴的父親回來了。

    許晴長話短說的介紹了一下趙飛給自己的父親,然後說了剛才的經過。一番商量過後,趙飛讓許晴父親帶著他的妻子先暫時的搬出去。

    不一會,許晴父親帶著他的妻子從臥室走了出來,然後對著許晴和趙飛說道;你們倆千萬要注意安全啊,如果實在不行了要趕緊通知我,知道了嗎?

    父親,你趕緊先和母親走吧,這有趙飛在呢,不會有什麼事的,許晴說完便讓父親攙扶著母親讓專車送他們離開了。

    當許晴的父母走後,此時這座空蕩蕩的別墅就只剩下趙飛和許晴兩個人了。

    趙飛向著四周看了看說到;我說許晴吶,你們家里這麼有錢的,卻連個保姆都沒有請,你們家里是不是也太扣了點?

    許晴不以為然的說到;我說趙飛你管的還真多呀,這是我們家里的事,和你有什麼關系呢?你這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

    不過許晴還是為了面子,解釋著說到;我們一家人都不喜歡雇佣保姆,雇佣保姆的那種感覺,就好像被人監視著自己一樣,讓人很不舒服,所以我母親在沒有生病的時候,一直都是她打理房間的。

    趙飛不由佩服的說到;沒看出來,你母親還是標準的家庭主婦啊!!像有些有錢的家庭,有幾個是自己動手打理家務的,有幾個是自己動手做飯的,全都是雇的保姆。

    許晴听見趙飛贊美著自己的母親,自以為傲的說道;那是自然,你總算說了句人話!!

    趙飛狠狠的反擊到;又不是你,你N瑟個什麼勁啊?只見許晴滿臉黑線的瞪著自己。

    當趙飛順著許晴的臉龐看去時,卻無意間掃描到了許晴身後的一面梳妝台。趙飛沒有打理許晴,獨自走了過去,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什麼,普通的不能在普通,就是看起來有些年代了,但是直覺告訴他,它有問題!

    目光移向許晴問到,這是什麼時候買的,這麼普通的一張梳妝台完全不符合這里的裝修啊!干嘛不丟掉呢?

    許晴這時也看出趙飛沒有和自己開玩笑,也不在意剛才的事情,解釋道;這塊試衣鏡是自己母親以前出嫁時的嫁妝,因為對我母親有獨特的紀念意義,我母親也就一直沒有丟,在搬家的時候就堅持把它也搬了過來,然後就擺放在這兒了,有什麼問題嗎?

    廢話,肯定有問題了,不然我還在這里和你消磨時間的問東問西?趙飛說著用手摸了摸妝台上的鏡片,莫名的感覺有一股吸噬感,當他再次用手上前摸過去的時候,這種感覺又消失了。便向著許晴問道;你摸摸梳妝台上的這塊鏡片,看有沒有什麼感覺?

    許晴伸出那修長的手指撫摸著鏡片,說道;有感覺呀,涼涼的,怎麼了?

    趙飛這時真有種吐血身亡的感覺,氣憤的問道;除了涼涼的,冰冰的,還有沒有其他的什麼感覺!

    許晴無辜的搖搖頭,說道︰沒有了。

    趙飛又氣又恨的對著許晴說道;你還真是“傻白甜呀”說著對著這時代久遠的梳妝台踢了一腳。可就在趙飛準備朝著梳妝台要踢第二下的時候,鏡片有了一點點反應,只是這一點點的反應卻讓趙飛感覺到了。

    就是它,錯不了了!趙飛激動的說到。

    許晴,你有沒有听到過一種說法,就是普通的一面鏡子,單獨的被一個人使用的時間久了,就會有這個人的氣息被吸收到鏡子里面去,這就叫做“鏡子通靈”你听過沒?

    當然听過了,只是沒有你說的那麼詳細,以前我一直以為只是一個謠言罷了,趙飛,莫非真的有這麼一說嗎?

    趙飛說道;你以為呢?謠言它也是有一定的根據才能謠傳出來,並不是空穴來風,你在仔細的想想,如果說世間並沒有鏡子通靈這麼一說,世人如何能想到它能夠通靈呢?

    許晴驚訝的對著趙飛說道;趙飛,沒看出來呀,你都能想到這麼深奧的問題,就怎麼沒有考上大學呢?

    也許是每一個人對每一種事物,有著獨特的機緣吧和感悟吧!我就是上天派下來拯救向你這麼笨的人類的,你說是不是呀?趙飛裝逼的說到。

    !!: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不良道士》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不良道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不良道士》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