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王侯

第二六五章 倔強的少年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大隻果 本章︰第二六五章 倔強的少年

    對于座上眾人而言,其實也犯不著多嘴。那名額本就恩賜了下來,根本不佔用兩浙路原有的解試取士名額,對其他學子而言沒什麼影響。只有一人可直接通過秋闈,阿貓阿狗隨便是誰得了那名額都無所謂,終究只是一人享受恩典罷了。再說了,這也不是正式入仕的禮部省試,即便得以免試通過鄉試,明年春闈大考才是關鍵。搞不好,林家聰明反被聰明誤,林覺若秋闈不第,得了名額的那個叫什麼林有德的再省試落榜,那豈非是雞飛蛋打竹籃打水?那可真個才叫好笑了。

    座上眾人之中,其實大部分都認為,林覺若能參與省試,考中的機會要大的多。畢竟林覺在杭州乃至兩浙路名頭頗響,去年花魁大賽的內幕早已被抖落出來,謝鶯鶯的幾首詞皆出自林覺之手的事情早已為眾人所知。眾人皆驚嘆林覺之才。本來,謝鶯鶯此舉是欺騙了眾人,但望月樓早已放棄了花魁之名,且退出花界,眾人自然也就沒什麼好譴責的了,此事也不了了之淪為談資而已。故而林覺此舉在眾人眼中未必是個好主意,很可能弄巧成拙。

    “那便請二伯回京後幫著問一問。不過即便這名額不可轉讓他人,我也不會用的。這一點,二伯還請跟聖上明言。林覺感恩聖上恩典,但卻也有我自己的堅持。”林覺道。

    林伯年皺眉道︰“切莫忙著下決定,秋闈還有數月,到時候再說。”

    林覺點頭稱是,當下又道︰“還有一件事,還要跟二伯說清楚。”

    郭冰笑道︰“林覺,你還讓不讓我們喝酒了?”

    林覺道︰“王爺,萬分抱歉,這件事也必須說清楚。”

    郭冰擺手道︰“罷了罷了,你說便是。看來不讓你說完,咱們這酒是沒法喝下去了。”

    林覺道︰“多謝王爺。”轉頭對林伯年道︰“二伯,聖旨恩準我簪花游街的事情,我想知道可不可以不要如此張揚?”

    林伯年皺眉道︰“這又是怎麼了?這可是讓你揚名,讓百姓們知道朝廷對于忠義之士的推崇和褒獎的大好事。你臉上有光,我林家臉上有光,朝廷臉上也有光。何樂不為?”

    林覺搖頭道︰“要王爺和知府大人以及各位大人陪同巡游,這並不妥當。況且,我並不覺的此事我臉上有光,我想王爺和嚴知府也不會覺得臉上有光。”

    林伯年驚愕道︰“此話怎講?簪花巡游,杭州官員陪同,這可是莫大的禮遇,你怎說出這等話?”

    林覺道︰“表面上自然是風光無限,但內心里卻將我置于不仁不義之地。這里都不是外人,我便明說了吧。此次剿匪能成功,得益于龜山島大寨主的鼎力相助。他們只是想讓朝廷給他們一個體面招安既往不咎的安排罷了。這一點王爺和嚴知府也是事前便答應了的。然而,剿匪成功之後,龜山島上發生的事情讓人痛心。王爺和嚴知府的承諾並未兌現。我作為中間牽線之人,心中愧疚難當。”

    梁王和嚴正肅的臉色都很尷尬,這件事終于還是被林覺抖落出來了。

    “林覺……這件事……”嚴正肅咳嗽一聲沉聲道。

    “嚴大人,我並非是要怪你們。雖然你們確實沒能兌現承諾,但我明白這其中必是有你們也沒想到的原因。然而,于我而言,失信于人,且讓龜山島遭受如此大的災難,我心中如何能坦然?甚至于還簪花巡游得意洋洋?我做不到。所以,這巡游之事,我是絕對不會參與的。我未能忠于信諾,失信于人,反而要去炫耀功勞?這是絕不能做的。希望諸位能理解我的心情。如果此舉是違抗了聖旨,要問罪殺頭的話,那麼便請立刻拿了我便是,我絕無二言。”林覺沉聲道。

    眾人盡皆動容。座上眾人剿匪成功之後也都知道了剿匪的詳情,自然也知道龜山島寨主派人協助之事。但對于龜山島山寨的遭遇,眾人其實並不在意。目的已經達到,龜山島那些土匪們的命運又有什麼好關心的。可是此刻听林覺之語,不免有些慚愧。官場上的打滾,利益上的糾葛,已經讓他們失去了很多最基本的準則。譬如信諾,譬如仁義。

    林伯年自然也是知情的,不過他听到這件事的第一反應也並沒有大驚小怪。龜山島的土匪不過是土匪罷了,跟他們還講什麼承諾?只能說,怪這些人倒霉,不知道朝中的復雜。他們成了夾在王爺和宰相之間的犧牲品罷了。呂中天就是要以此事落了梁王的面子,這一點朝中很多人都清楚的很。但林伯年沒想到的事,這件事林覺的反應會這麼大,這讓他隱隱有些擔憂。林覺跟龜山島土匪講情義,替他們說話,這未免有些立身不正。這些事是極容易被人詬病和攻擊的,甚至會牽連林家。

    “林覺,注意你的言辭。不要說這種激憤之語。不要如此幼稚。”林伯年隱晦的提醒道。

    “二伯,我不是激憤,我只想問一句,忠人之諾難道有錯?若人人不守信諾,天下誰人可信?他們雖是土匪,但有歸順之心並且為朝廷出力,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然而他們得到的卻是背信棄義,卻是一場無情的突然襲擊。這難道是朝廷該做的麼?或許你們以為我幼稚,但我堅持我的想法,我是不會去巡游炫耀的,那會讓我羞愧而死。”

    林伯年皺眉還待再說,嚴正肅突然站起身來,沉聲道︰“什麼都不要說了,我同意林覺的話。這件事我已經上奏朝廷問詢,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朝廷如此,豈非讓那些有歸順之心的匪徒鐵了心的不再考慮招安?此事造成了極壞的影響。而且,于我個人而言,也讓我失信于林覺。林覺的心情我能感同身受。林覺,你可以拒絕簪花巡游,若朝廷怪罪下來,老夫替你擔著便是。”

    郭冰也沉聲道︰“本王也同意,本王也有責任。這件事有人從中作梗,導致好好的一舉兩得平息兩處匪患的好事變得的不能盡善盡美。這件事本王也會查個清楚。本王會立刻上奏朝廷,請聖上主持公道。林覺,這件事若論錯處,在本王和嚴大人未能盡責。你這不是抗旨,而是至誠至信之舉。聖上知曉詳情後非但不會怪罪你,還會褒獎你。嚴大人可以替你擔著,本王也可以為你擔著。”

    林覺既沒有表示感謝,也沒有表示激動。對于林覺而言,他現在並不相信這兩個人的表態。林覺就是這樣的人,你一次的承諾沒有兌現,之後便需要多次的證明才能挽回在他心目中的印象。嚴正肅和郭冰現在便已經在林覺心中被烙上了不可听其言,只可觀其行的烙印。

    “既如此,看來這巡游是不必舉行了。王爺和嚴大人都如此說,看起來其中有些隱情。林覺,此事便暫緩再說,但我還是要忠告你,不要太意氣用事。世間之事並非非黑即白,你年紀還輕,將來會明白。”林伯年的話頗有些苦口婆心的教誨之意了,這些話他還從未公開說出來過,畢竟他是小心謹慎之人,從不肯將心中之言說出來。

    ……

    酒席在一種奇怪的氣氛中結束,原本是一場歡宴之席,而林覺在席上說的那些事情,卻讓這酒席變得索然無味。林覺基本上是全盤的推掉了所有的賞賜,除了所謂義士之名和一些財物的賞賜未能推掉之外,兩項重大的賞賜他基本上都推辭了。甚至還說出了寧願背負抗旨之名的話來。

    林伯年的心情是復雜的,回到杭州僅僅半日時間,他便感覺到這個三房庶子的不一般。更感受到他在梁王和嚴知府心目中的位置,以及和林家之間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隔閡。

    對林伯年而言,此行的意義在于,林家在此次剿海匪之戰中得了實惠,自己也得了欽差大人的任命,這本是一個契機。借助此契機,或許可以讓自己不再永遠的韜光養晦,可以做出一些事情來。或許此次杭州之行可以借助林覺的功勞和林家的地位讓自己和梁王和嚴正肅之間的關系取得進展。最好是能搭上梁王爺這棵大樹,今後可以背靠這棵大樹。

    所以,事情其實沒有變的太壞。起碼林家得了忠義之家的匾額給林家提升了一個巨大的檔次。起碼可以看得出來,林覺在王爺和嚴正肅的眼里的位置還是頗高的,這一點必是可以利用的。現在的問題是,要弄清楚為何大哥和幾個佷兒和林覺之間到底有些什麼瓜葛,要捏合林家上下,迎接這個難得的機會。

    因為是林家之人,林伯年放棄了居住于館驛之中,而是直接住進了林家大宅。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周王侯》,方便以後閱讀大周王侯第二六五章 倔強的少年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周王侯第二六五章 倔強的少年並對大周王侯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