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規則至上 第4章 鳥籠 - 卡提諾小說網

 

第4章 鳥籠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死龍騎 書名︰規則至上
    沒人知道布拉德雷來自哪里,雖然他自稱為馬賽人。

    他出現在世界視野中時他就已經建立了日後威名赫赫的“邊緣”佣兵團。

    在火山口的邊緣。

    少年奮戰沙場,佣兵團在戰爭中不斷擴大,幾年後就奇跡般成為阿斯嘉德帝國的座上賓。發展的同時也拓展了許多業務,當然包括奴隸業,後跟數國的大家族聯合,將整個奴隸業歸攏、整頓,並收入麾下。

    一位自身實力不凡且頗有戰爭才能的人,這是世人對布拉德雷的認知。

    中年得女,但從未有人見過布拉德雷的妻子,就像從未有人知道布拉德雷的雙親是誰一樣,從未知中出現,身後只有迷霧。

    有人見過布拉德雷。

    鮮有人見過布拉德雷的女兒。

    沒有人知道布拉德雷有個男性繼承人。

    當然,這里的沒有是不準確的,但這個世上知道斯隆並了解他身世的不超雙手之數。

    斯隆對母親的記憶停止在三歲,三歲的時候被父親送到這僻遠之地。為了保護他。

    哈,為了保護他,顯得可笑又殘酷。

    斯隆對母親的記憶只留下一道模糊的身影,還有呼吸在耳邊的︰“好好活著啊。”他只有在夢中才能看見母親的臉龐,清醒之後又模糊一片,塵埃遮眼。

    斯隆從未離開過這森林,父親明確告訴過他不要離開這里。當時布拉德雷微笑著,肅色卻在眼中。

    沒有玩伴,沒有雙親,莊園只有數位女佣還有管家波文。

    斯隆只能沉迷在書海中,起初這是他唯一的娛樂方式,帶著插圖的童話和遙遠的神國讓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沒有所謂的孤獨寂寞,沒有憂傷的惶恐不安,他在虛擬世界里瞻仰著巍然聳立的大山。

    某一個下午。

    斯隆從泡沫的世界中脫身而出,一縷陽光落下照在斯隆的眼上,暖暖的陽光很是扎眼,但他依然抬頭望向天空。

    他發現自己還在這個現實中,虛幻的並未成真,不存在長發的少女,不存在善良的獵人,甚至連惡毒的皇後也是不存在的。他甚至懷念起瘋瘋的帽子還有詛咒他人的魔女。

    他將美麗的、虛幻的書付之一炬。

    此後,斯隆開始看那些“大部頭”。最開始看的是一些啟蒙用的哲學書,雖然里面的語言分析哲學讓他揪著自己的頭發不松手,但慢慢也開始會意所謂的非是非非,知曉所謂的語言邏輯。對世界有個簡單的認知後他開始拓展自己的閱讀範圍,歷史、地理、商業、包括宗教等各個領域的書籍。

    斯隆在先人的庇護下成長著,在昔人的引導下觀察起這個世界,開始探析世界的規則。

    直到菲德爾的到來。

    此時的斯隆剛過完八歲的生日,跟隨班尼迪克學習魔法已經半年了。

    “我走了。”班尼迪克在完成今天的教導之後對斯隆說道。

    已經深夜,月亮地俯瞰大地,不同于詩意的童話,冬季的寒風呼嘯而過,樹枝曝露在外不斷擺蕩。

    “我走之後希望你…”班尼迪克欲言又止。“也沒什麼希望的,規劃我已經做得非常詳細了,我認為你能夠堅持做下去,我也同樣相信你有能力調整自己,叮囑就不說了。”

    “再見,老師。”斯隆這半年里從外表看來並無太大的變化,俯身。

    “再見。”班尼迪克一邊嘆息著一邊把書交給斯隆。“這是我求學時做的筆記,幫助倒談不上,應該能讓你少走些彎路。”

    班尼迪克起身離開壁爐,兩人相互鞠躬,班尼迪克就這樣走出。

    “對了,最近可能有人過來。”

    斯隆,波文,班尼迪克三人走出莊園,站立在小路上。“前幾天你的父親秘聯我,說這幾天有人要來這里,具體細節我也不知。”

    “了解,謝謝老師。”斯隆回答說。

    “回去吧,不用繼續跟著我了。”班尼迪克進入黑暗,繼續前行。

    再見。斯隆回到房間,熄燈,在床上深深地睡去。

    第二天。

    空空蕩蕩,斯隆來到正廳並未看到任何人,班尼迪克昨夜離去,像夢境一樣。

    斯隆獨自走進書房,就像班尼迪克仍在身邊一樣開始了清晨的冥想,冥想之後吃過早餐,在香腸的余味中開始研究班尼迪克留下來的筆記,吃過午餐,下午回到書房里看書,先是《標準咒語》、《魔法史》,後是《瓦爾登湖》。

    有條不紊,沒有絲毫的猶豫不決。直到燈火映照,夜色泛白。

    斯隆又回到孤身一人的環境中,親切又陌生。

    黑暗安撫著。

    在第四天的破曉時分,班尼迪克說的人到了。

    來人一共兩位,伴隨著朔風來到莊園外,凜冽的寒氣直逼而來。

    身披風衣的中年男子帶著一個矮小的身影,在房門前細心地抖落身上的雪花,不帶一絲塵土。

    “你好啊,小少爺。”中年人脫帽施禮。

    “你好,奧雷里亞諾。”斯隆回禮。“這位是?”

    “斯隆少爺你好。”少年微微一笑,斑斕的色彩奪目而出,這笑容里存在著真實的陽光,艷藍色和白雲就在眼前。

    “你可以叫我菲德爾。”

    這是斯隆第一次見到同齡人,而眼前的少年又是如此的耀眼奪目,明明身上還有長期路程之後的疲憊,但外表依舊光鮮照人,不,炫人眼目的是內在的某些東西,一種信念,或者說一種思想。

    “菲德爾,你叫我斯隆就好了。”

    “知道名字就已經認識一半,剩下的讓時間去填補。”奧雷里亞諾脫下風衣,轉頭對管家說︰“有點懷念波文你的廚藝了呢。”

    “先讓斯隆少爺帶你們回房間,我這就去準備。”波文回答。

    “跟我走吧,你們的房間在二樓。”

    “這世道真不如人意,來這里的時候竟然遇到匪賊。”奧雷里亞諾像不經意提起路程上發生的事。“距離這邊有點近呢。”

    “應該是意外。”斯隆知道什麼意思。“畢竟這里存在著‘遺忘’。”

    “希望如此。”奧雷里亞諾點頭示意。跟著斯隆來到二樓。

    斯隆讓旁邊的女佣打開房門。

    “就這兩間,先簡單的休息一下,用餐時會有人通知你們下樓。”

    致謝,兩人走進屬于自己的房間休頓調整。

    斯隆走上三樓,進到書房,拿出剛才奧雷里亞諾秘密傳給他的信封,上面的印泥深紅,三個字母拓印其上“SAI”。這是布拉德雷親筆的標志。

    斯隆沒有立即打開信封,而是夾在東側書架第二層的間隔里,坐下,望向窗外。

    如葉飄落,塵封的秘密。

    鳥籠囚禁的,是希望嗎?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規則至上》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規則至上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規則至上》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