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二婚之癢 第173章 逃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 - 卡提諾小說網

 

第173章 逃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水煙蘿 書名︰二婚之癢
    這話讓季薇震住,同時也震驚了我。

    何旭近乎殘忍地在她的身上沖次,每一次撞下去,季薇都是痛苦的尖叫。

    “旭,不要,我痛,放了我。”

    何旭揪著她的退,在她的退上抓出一道道的印子,笑得很變太。

    “不是想我的活兒嗎?這麼久沒做了,我當然要賣力一點。怎麼樣?是不是很爽?爽了就叫!哈哈哈哈!”

    季薇哭著哀求,“不要這樣,旭,你不能這樣。”

    我一眨不眨地瞪大眼楮盯著這副殘忍又變太的畫面。

    當初若不是季薇,我也不會失去我的孩子。

    如今一切就像是天道輪回的報應。

    可無數次看向季薇微隆起的腹部,想著那里正孕育著一個小生命,我的心里就涌起極大的不忍。

    無論怎樣的愛恨,孩子都是無辜的。

    一抹刺目的艷紅在粉色的床單上蔓延開來。

    季薇的叫聲漸漸變得淒慘,她哭得頭發全糊在了臉上,完全沒有了形象,可何旭仍然不肯放過她。

    慢慢地,季薇的哭叫聲漸漸轉弱,只是無力地喃喃。

    “我的孩子,我肚子好痛,何旭,快送我去醫院,我不想死,快……”

    何旭這會兒完全失了人性,也完全沒把身下的人當人看待,更別提對正在流逝的那個小生命的絲毫憐憫。

    可我是一個女人,我的心是肉做的,哪怕正在被虐的女人曾經是我的仇人,我又怎麼能做到對小生命的無動于衷?

    我拿頭一遍遍地去撞衣櫃門,動靜並不小,衣櫃都快被我撞散了的感覺。

    我希望能拉回何旭的些許理智,這會兒把季薇送到醫院,或許還有救。

    可事實證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何旭已經跟殺紅了眼的惡魔似地,根本瘋了。

    “紓 br />
    在震耳的音樂聲里,我似乎隱約听到了敲門聲,敲得很重很急。

    我立刻豎起耳朵,仔細聆听。

    對,是有敲門聲,這絕不是我的幻覺。

    何旭似乎也听到了,終于停止了他殘暴行為,從季薇的身體里出來。

    連身上染上的血都沒擦,音樂也沒關,就套上衣服褲子打開門出去了。

    如果我猜得沒錯,何旭一定會從書房過去,從對面那套房子逃走。

    敲門聲還在繼續,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

    季薇虛弱地躺在床上,床單上紅色的面積還在擴散。

    照這樣下去,她一定會因為失去過多而丟命的。

    突然,緄囊簧尷歟 艚幼牛 辛杪業慕挪繳磛p礎br />
    臥室的門被踢開。

    我很快從縫隙里看到了幾個人,當薛度雲出現在我的視線里的時候,我的眼淚一滾就出來了。

    有人扯了床單蓋在季薇的身上,有人打120。

    不知道是誰把音樂關了,世界總算安靜了。

    我再次拿頭去撞門。

    薛度雲第一時間朝這邊看過來,並大步朝我走來。

    衣櫃很快被打開,貼在門上的我往外倒去時,被薛度雲伸手接住。

    我躺在他的臂彎,眼淚汪汪地望著他。

    他凝視著我,眼里的擔憂很濃郁。

    “沈瑜!”

    他撕掉了我嘴上的膠帶,我張口時聲音已經嘶啞。

    “快,季薇她流產了,再晚,命就保不住了。”

    其他幾個人听我這麼一說,就用床單將季薇裹住,抬了出去。

    薛度雲解開我身上的繩子,扶我站起來。

    床上的那灘血觸目驚心,很容易讓我回想起在桐義的那個夜晚。

    盯著那灘血,我幾乎是控制不住地放聲痛哭起來。

    如今再想起那個孩子,心里的痛並不會減少,因為那可能是我這輩子唯一的孩子。

    薛度雲摟我在懷里,溫聲說,“好了,別怕,沒事了。”

    我哭著說,“是何旭,又一個小生命死在他的手里,他哪里是救人的天使?他根本就是殺人的惡魔!”

    薛度雲拍著我的背,安慰我。

    “別急,逃得過初一,逃不過十五,他最終是逃不了法律的制裁的。”

    當時我情緒太激動,也太崩潰,以至于根本沒有問,也沒有考慮他怎麼會知道我在這里。

    直到回到家里,我的心情還一直不能平復。

    我幾乎是在床上睡了一整天,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傍晚。

    做了好幾個奇奇怪怪的夢,夢里感到很害怕,可醒來再回憶,又完全記不起夢了些什麼。

    時而驚醒,又迷迷糊糊睡過去,如此反復。

    期間薛度雲給我端了幾次粥來,我都沒怎麼吃。

    薛度雲已經完全拿我沒辦法了,在床邊枯坐了一會兒,突然握住我的手,對我說,“老婆,陪我出去走走吧?我們不開車,就出去散散步,好嗎?”

    我從床上坐起來,下意識去摸枕頭底下。

    什麼也沒摸到時,我才突然想起來,我的手機已經被何旭弄得不見了。

    “我手機沒了。”我小聲說。

    薛度雲扶我下床,說,“沒關系,明天去買一個新的,再把卡補上就行了。”

    我換衣服的時候,薛度雲讓我穿厚一些,外面冷。

    他牽著我的手出門,我們沿著馬路慢步走。

    我記起曾經有一天,我們也沿著這條路散過步。

    那一天,我似乎是對他表白了,我說他具備了傷害我的能力,他說彼此彼此。

    明明還不久,如今想來卻好像是很遙遠的事了。

    “雪化了。”我喃喃地說。

    路邊的小河因為流動而恢復了生機,河岸邊一直被白雪覆蓋的枯草也露了出來。

    我們駐足在河邊,薛度雲望著河水,淡淡地說,“雪會堆積,也會融化,所有的事情會經歷,也會過去。春夏秋冬,四季輪回,大地萬物看似沒什麼改變,卻都在潛移默化中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唯一不變的,是每天從東邊升起,西邊落下的太陽。人也會變,不能改變的是一直堅守的那顆初心。”

    我們靜靜地站在河邊,听河水潺潺,這干淨澄澈的聲音仿佛在洗滌著世間萬物,同時也洗滌著人的心。

    “你說得對,人也是會變的,已經經歷了這麼多,我至少應該變得更加堅強一點兒。人是在經歷中成長的,我可能是一只前行得很慢的蝸牛,但我不能停步不前。”

    散完步回去,我突然有了食欲。

    一整天沒吃東西,其實胃里早就空了,我一口氣吃了兩大碗飯。

    睡了一整天,晚上再睡也睡不著了,我拿出莊美玲送給我的那些U盤。

    這些U盤就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我越看越興奮,直到窗外亮堂起來,我才發現我已經不知不覺看了一整夜。

    薛度雲幫我買了新手機,補了卡。

    裝上卡以後,我很快收到了黎落的短信。

    看完短信,我傻掉了。

    “小魚,我和七哥已經離開南城了,不是去旅游,我只是和他去別的地方過日子。原諒我不告而別,也別問我為什麼,七哥為我付出了很多,我也有了他的孩子,我覺得這一切就像是上天注定好的。如今回想,當初做下嫁給他的決定,確實很沖動,也很冒險,可我並不後悔,他很愛我,我知足了,這輩子我都跟定他了。小魚,我唯一最舍不得的是你,從此天涯海角,各自珍重。”

    我當時只有一個反應,她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

    我立馬撥回去,可是黎落的號碼已經變成了空號。

    這不是玩笑,是真的!

    當時心里的那種痛我無法用任何語言來形容。

    黎落是我唯一最親密的好閨蜜,不是親姐妹,勝似親姐妹。

    剛認識她的時候,黎落有錢,我很窮,原本看起來是不可能有交集的兩個人,最後卻成了好姐妹,因為我們都是缺愛的人。

    我們是彼此成長歲月里的溫暖和陽光,我從來沒想到我跟黎落有一天會分開,我認為哪怕我們各自結婚,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我們的關系都不會變。哪怕她懷孕生子,我都會一直陪著她,我還要做孩子的干媽……

    可,她離開的消息來得太突然了。

    我始終還是不能相信,于是我打了個車去趙雷家。

    奇怪的是,趙雷家的門被貼上了封條,封條上寫著南城公安。

    難道趙雷犯了什麼事兒?

    我又去到黎爸公司,他的公司已經恢復正常的運轉。

    可是黎爸不在,听他的新助理說這兩天他生病了,在家里臥床休息。

    他們以前的房子賣了,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助理給黎爸打了電話以後,說黎爸讓他領我去他家。

    我沒想到當初住豪房,養小三的老總,現在就住在一個二手的兩居室里。

    助理手上有鑰匙,他直接打開了門,引我進去。

    站在客廳,我就听見了從臥室里傳出來的咳嗽聲。

    推開臥室的門,我一眼看到了半躺在床上的黎爸。

    屋子里的煙味兒很嗆人,我屏著氣走進去。

    床頭煙灰缸里的煙頭已經堆成了山,似乎再多一個都放不下了。

    “黎叔叔。”我喊了一聲。

    “沈瑜啊,你坐吧!”黎爸指了指床邊的椅子。

    其實在除夕那晚,趙雷幫黎爸解決了大難題之後,他的精神狀態恢復得還不錯。

    可眼前,黎爸看起來比他面臨公司巨大虧空,愁眉不展的時候更加滄桑憔悴。

    看到這樣的黎爸,我心里的不安更重。

    “叔叔,落落和趙七他們為什麼走?去哪兒了?”我望著他問。

    黎爸長嘆了一口氣,拿出手機來翻了一會兒,然後遞到我面前。

    接過手機一看,我頓時如墜冰窟。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二婚之癢》加入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二婚之癢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二婚之癢》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點擊這里 發表。